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北京唯一以天桥为主题的天桥印象博物馆将于5月

  在经历20多年的城市建设进程后,中国重新发现了乡村生活方式的价值,并将乡村看作是现代建筑的一片新疆土。日前,意大利媒体《il giornale dell architettura》发表一篇报道,内容是与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李翔宁的对话,而这也提前预告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的更多细节。

  来源:北京日报  

图片 1天桥艺术中心外景 钟欣 摄

  2018年5月26日(预展为5月24、25日),第16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即将拉开序幕,总主题设定为“自由空间”(Freespace),共有来自71家建筑事务所、65个国家馆参展,其中有包括梵蒂冈在内的7个国家首次参展。在71家建筑事务所中,有三家来自中国本土,分别是杭州的“业余建筑工作室”(王澍及陆文宇创立)、北京的“DnA_Design and Architecture”(徐甜甜创立)以及北京的“直向建筑”(董功创立)。

  一度给人留下“深奥晦涩到不可理喻”印象的当代艺术,如今正大踏步尝试拉近与公众的距离。在不少展场,当代艺术作品披上了“非遗”的外衣——从人尽皆知的“精卫填海”“愚公移山”传说,到剪纸、刺绣乃至皮影戏,不一而足。这些传统文化符号如同递给参观者一把解码当代艺术的钥匙,可如果不得其法,两者纯属“拉郎配”,不仅达不到亲近效果,恐怕还会背上糟蹋传统的恶名。

  中新网北京4月12日电 (记者 应妮)记者从12日在北京举行的发布会获悉,2018年天桥演艺区将为北京市民奉献近千场精品文艺演出和活动,北京唯一以天桥为主题的天桥印象博物馆将于5月18日的“国际博物馆日”正式向公众免费开放。

图片 2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李翔宁

  “非遗”逆袭成艺术展主角

  北京天桥盛世集团总经理助理熊思宇介绍,五年来,随着天桥艺术大厦、天桥艺术中心、天桥市民广场、中华影院等项目相继落成运营,天桥演艺区基本完成起步阶段的建设工作,整体投资达26亿元。其中,投资16亿元的天桥艺术中心,拥有3300座的国际化演艺舞台投入运营后,已经成为北京最精彩的观演目的地之一。以天桥艺术大厦为核心的北京演艺产业高端聚集平台正在逐渐成型,吸引着大批演艺和文创企业入驻。

  中国国家馆由李翔宁担任策展人,主题为“未来农村建设”(Building a Future Countryside),紧紧围绕双年展的总策展主题,诠释如何在偌大的中国乡村重新发现日常生活中的文化价值。李翔宁的学科方向是建筑历史与理论为学科方向,曾担任过2007年深圳双年展策展顾问、进行中的歌德学院系列论坛和展览的策展人、以及上海当代建筑文化中心馆长。

  一边是以“前卫先锋”自居的当代艺术,一边是屡被冠以“传统老土”的“非遗”,曾经互为陌路的二者,在三四月间的京城艺术展厅,却扎堆儿走到了一起。

图片 3天桥印象博物馆内景 应妮 摄

图片 4第16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总策展人 伊冯·法雷尔和谢莉·麦克纳马拉

  本月初,北京时代美术馆推出的“‘不息’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馆·北京站”,展览将皮影戏和刺绣等“非遗”名角儿融入当代艺术。面对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新面孔,不少人重新找到了解读传统文化的钥匙。“‘白蛇传’的故事很熟,但从来没深究过,这次展览给了我一次亲近传说的机会。”即将高中毕业的黄玥麟被青年艺术家邬建安的奇思妙想深深吸引住了,后者以《白蛇传》故事为蓝本,以彩色浸蜡剪纸拼贴画组成“前传”《青鱼案》,再用一组装置艺术预示“结局”《破塔记》。“看完画作,我想找来更多图书探个究竟。”她说,引人循序渐进的展览才是年轻人所渴求的。

  接下来,北京天桥盛世集团品牌宣传部负责人徐硕介绍了2018年的安排。“天桥演艺区今年将重磅推出第三届华人春天艺术节、第二届WOW世界女性艺术节、第二届北京国际设计周之天桥艺生活、第二届老舍国际艺术节、第三届天桥音乐剧演出季等,精品演艺文化内容,计划演出和活动近千场。”

  总策展人伊冯·法雷尔(Yvonne Farrell)和谢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在阐述主题时表示,“自由空间”描绘了一种广阔的精神境界以及人文关怀,这种境界与关怀渗透在建筑的内核之中,凝聚于空间的品质之上。其侧重点是建筑要为其使用者提供自由、额外空间以及满足不同人内在需求的能力,鼓励人们反思考虑问题的方式,提倡新的思维理念,以设计出更舒适的建筑,从而满足人们在这颗脆弱星球上的生存需求与人格需求。“自由空间”将自由融入想象,凭借时间与记忆的自由空间将过去、现在和未来连接,通过传承文化勾勒出传统与现代的画卷。在“自由空间”的主题下,2018建筑双年展将展现各类建筑案例、想法与思路,以供各界人士探讨。这些案例蕴含了材质的丰富与调和,演绎了运动中的和谐秩序,展现出建筑的力量与美感。

  比这场展览再早两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推出的“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上元”即元宵节),同样主打“非遗”。对于当下人已十分陌生的“上元灯彩”,艺术家邱志杰以明代长卷《上元灯彩图》为脚本,用灯笼、金鱼缸、摇篮等多种媒介将画中的历史场景再现为一个剧场,“我不是简单重复历史场景,而是从中抽取出我们与历史之间的关系,来看历史到底如何在影响我们。”这位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掌门人直言,他想以当代眼光重新解读这样一幅古代社会风俗画,提炼出中国文化的隐秘信息。

  3月至5月,第三届华人春天艺术节将以“传统之美 国际闪耀”为主题,持续深度关注海内外华人艺术家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探索和创新,聚焦弘扬在国际化舞台上活力闪耀的中华传统文化。

  以下是该媒体对话李翔宁的访谈内容:

  让两家美术馆颇感意外的是,原本定位为试水的小众展,通过巧妙化解传统“非遗”的凝重感,居然每天吸引数以千计的参观者前往“膜拜”,不少人还在留言簿写下“读懂了”之类的观展感受,受追捧程度远远超出寻常展览。

  9月,WOW世界女性艺术节将第二次在天桥艺术中心举办,联合英国南岸艺术中心共同给打造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女性文化盛事。

  Q:意大利与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威尼斯也与中国很多地方有着紧密的纽带,你怎么看这段悠久的历史?你个人对威尼斯有着怎样的观感?

  切忌生硬嫁接乱炖一气

  10月,北京国际设计周之天桥艺生活将推出最具创意的演艺设计基地,打造天桥艺术生活圈。同月,天桥演艺区将与北京市演出有限责任公司共同举办老舍国际戏剧节,旨在弘扬传统京味文化,打造中国优秀戏剧的展示平台。

  李翔宁:我觉得我们把威尼斯看作是欧洲非常重要的城市之一,同时也觉得意大利人民对中国人民很友好。我们在包括饮食、文化等各方面有着很强烈的共识。中国与意大利的历史都非常悠久,早在远古时代就有过很多文化交流,比如大家都知道马可·波罗的故事。我们都很喜欢意大利文化,尤其觉得威尼斯是意大利文化的一个名片。

  “非遗”走进当代艺术展厅,不仅带给参观者以不小惊喜,也着实让参与者松了一口气。

图片 5天桥印象博物馆内景 应妮 摄

  威尼斯是一座水城,上海周边也有很多被运河、河流围绕的村落,就好像中国的威尼斯。从建筑专业的角度来看,威尼斯是建筑学文化领域里的重要核心之一。我们在建筑史书籍中学到了很多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建筑典范,也了解很多建筑大师。我们也会与威尼斯的很多有名的建筑学院校进行学术交流,组织国际会谈。我想未来中国与意大利之间的关于建筑学专业层面的交流会越来越紧密。

  苏绣传承人姚惠芬、陕西皮影传承人汪天稳都与邬建安合作了新作品参展。“这是一次数度陷入崩溃的奇幻之旅。”姚惠芬介绍,苏绣的传统针法多达四五十种,不过,每件成品往往只选用其中少数几种。而邬建安要求她将所有的传统针法一股脑儿都绣进同一件作品里,并且随时体现不同针法的对立感。“邬老师的创作理念与跟我之前几十年刺绣的习惯几乎掉了个儿,也颠覆了沿袭千百年的传统。”不过,眼见苏绣首次以当代艺术的名义走进“世界三大艺术展”之冠的威尼斯双年展,她认为一切受虐也值了。

  11-12月的第三届天桥音乐剧演出季则是压轴之作,持续打造打造音乐剧展演旗舰品牌,让天桥演艺区成为世界音乐剧交流荟萃的平台,中国原创音乐生发的起点。

  Q:今年双年展两位总策展人提出了“自由空间”的想法,你会怎么向这个主题进行靠拢?

  “当产生于传统社会的‘非遗’在当下再度出现,它必然是新一代物种。”邬建安在“非遗”与当代艺术嫁接层面拥有丰富经验,包括史前岩画、商周青铜器纹样,以及《山海经》插图都曾被他拿来入画。在艺术批评家方振宁看来,他通过引入古代艺术化的经典符号,为当代艺术闯出了一条新路子。“但并不是说所有人的类似尝试都对路子。对于二者嫁接,人们质疑最集中之处在于是否会生搬硬套传统元素,结果弄出个‘四不像’。”艺术市场分析人士马维就直斥一些艺术家纯属“挂羊头卖狗肉”——明明是一场中西当代油画的风格展示,却强行塞进几幅以剪纸形式呈现的作品,还取名《精卫填海》,让人怀疑创作者是否搞懂了成语的真实涵义。

  据悉,天桥演艺区2018年计划引进百老汇原版音乐剧《周日恋曲》《长靴皇后》《芝加哥》和《妈妈咪呀》中文版,同时推动《北京法源寺》《网子》《石中剑传说》等精品自营剧目巡演;加快制作首部独立制作音乐剧《杨月楼》和联合制作话剧《老舍赶集》;创排跨界光影戏《天桥映像》《皮影城堡》《流光戏影》《好角的代价》《花样年华》等自制剧。

  李翔宁:我对“自由空间”这一主题的理解可能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是使用上的灵活性:空间可以适用于新的用途,这是从更加建筑学角度考量的。同时,自由空间又可以被社会层面所解读:我们希望空间涵盖不同身份、国籍、文化,人们可以共享空间去交流、去享受彼此的生活方式。

  这样的现象并不鲜见。上周末798艺术区开幕的一场主题为“先锋与传统”的展览,拼凑痕迹就颇明显。展厅一半空间是离开文字说明便让人云里雾里的抽象画,外加几件多媒体形式呈现的声光秀;另一半区域更像一锅“非遗”大杂烩——京剧脸谱、面人儿、活字印刷术,无奇不有。“如此简单罗列就想让人们读出个中深意,无异于自欺欺人。”马维建议参观者遇到类似场景就直接逃离。

  此外,北京唯一以天桥为主题的天桥印象博物馆将于5月18日的“国际博物馆日”正式向公众免费开放,探索天桥文化源起,整合创新京味文化,打造具有北京特色的传统文化创意体验。

  基于这两点,我提出了以“乡村”为方向的中国馆策展主题。如果想谈自由空间,那就要先参与到自由空间的建设过程中去,中国的乡村是可以去实践的地方。国际上很多建筑师都在把关注的视野聚焦到乡村建设上,比如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s),这非常具有挑战性,对于打造我们的未来,未来的大众空间具有更多的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出把乡村建设这个主题放在中国馆里了,这是对“自由空间”的一种回应。

  接续传统文脉还得慢慢来

  “天桥演艺区矢志推动中国文化的传承创新,让文化艺术融入到百姓生活中去,来打造天桥艺术生活圈。”熊思宇说。(完)

图片 6

  新近接连亮相京城的两场“非遗”大展,都离不开在艺术界素有“鬼才”之谓的邱志杰的推动。当被问及缘何如此看重传统元素,他说自己的出发点很纯粹,就是向世人呈现“当代中国艺术”,而不是“中国当代艺术”,换句话说,就是梳理中国艺术的脉络,并非要搞出个当代艺术的中国版本。

图片 7

  “其实任何艺术形式都不应刻意回避某些元素,也包括中国元素在内,关键在于你呈现的内容、提出的问题,能否刷新人们既有的刻板认识。”他说,这正成为当今很多艺术家的选择。与徐冰、蔡国强并称中国当代艺术“四大金刚”的古文达,虽长年旅居海外,如今也越来越倾向从本民族文化里取经。

  Q:可以给我们剧透一下中国馆吗?

  “我们不可能脱离昨天去空谈所谓明天。”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原院长吕胜中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的“85新潮”中就名噪一时,可他偏偏习惯在创作中与传统往来频繁,剪纸“小红人”更是成为他的个性化符号。在他看来,重点不在于是否往回看,重要的是能从中看到什么。马维也认同这一观点,在他看来,引入“非遗”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运用不得其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在糟践传统,“说得再不客气点,会有一种倒卖土特产的即视感。”

  李翔宁:我们觉得,在中国经历了城市化发展、城市快速增长的浪潮之后,如今乡村及其他农村地区成为了中国当代建筑值得关注的新前沿,无论是建筑师、艺术家、开发商、施工者,都纷纷加入到了农村生态群落、公共生活以及价值体系的重建当中。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之后,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连结已经被打破,很多人走出农村,移居到了城市。到了现在,人们又开始厌烦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等城市化的负面结果,他们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农村。不仅仅是为了更宜居的环境,更是一种文化价值,因为我们一直都没有忘记“nostalgia”(乡愁、怀乡)。

  既然方向没问题,最终还得看艺术家如何“嫁接”。“只有把中国传统艺术观念、方法转换成艺术家自己的创作语言,才可能真正实现精英与民间的互动。”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接连为两场“非遗”展阵站台助阵,在他看来,如何打通“非遗”与当代艺术的隔阂,在艺术领域重新接续中国文化脉络,是当下艺术界必须直面的课题。艺术家何世斌还表示,“传统文化一度势弱,如今再度被重视实属幸事,但凡事急不来,打通文脉尚需时日。”

  怀乡,按照汉语言的字面意思,指的是回归故乡的强烈愿望,一种希望回到过去,回到过去乡村生活的希冀,是一种与乡村有关的象征。所以现在很多人正在回望乡村,正在关心农村地区的建设。年轻一代可能会离开城市、去到乡下,并居住生活在那里。这也是我提议以“乡村”这个主题来做中国馆的原因:在展览结构中,我们会以六个方面的版块呈现,分别是住所、生活、旅游、生产、文化和未来。

图片 8陈浩如,“太阳公社”的猪舍,Courtesy Pavilion of China at the 16th Venice Architecture Exhibition, La Biennale di Venezia

  之所以提到“生产”,是因为乡村的生产从未停止,农业、旅游业等等方面,之后才会有文化、未来以及新技术应运而生。中国有互联网公司就专门开发了一整套包括运输、设备以及流通等方面的农村系统。农村建设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都可以通过快递的形式获得,不通过当地市场就可以订购,而且是以一种非常全球化的方式。在3D打印和参数化设计等更先进的技术参与下,乡村建设与当地环境可以更加一致地融合。

  在这种考量下,我们将展览分成六部分,每一版块代表了乡村建设当地一个方面,每个版块会有一到两位建筑师设计具有象征性的主要装置来进行呈现。所以整体来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大概会有20到25件作品。

  在中国馆的外部,我们会放置一个3D打印的村落模型。双年展结束之后,这件作品会被带回中国,放在一个乡村广场上,成为公共空间的一部分。

  另外,我们也会尝试再造一个展厅代表威尼斯村庄的入口,大概是3米高、15到20米长。功能上,这里既可以作为公众的休憩空间,充分体会中国馆带来的空间感受,也可以用做开幕式其他项目活动使用,而双年展结束之后这个“大装置”也会被带回中国。

图片 9

  Q:针对“自由空间”这一主题,你期待与其他国家产生怎样的对话与讨论?

  李翔宁:我觉得人们可以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畅所欲言,人们能够更多地关注公共空间的另一个可解读的角度——自由空间,不仅仅是建筑师创造出来的空间,而是一种自由的参与,一种对于生活的自由享受。我们希望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文化背景与经历的人一起讨论,如何创造不同类型的自由空间,在这里人们可以共处、共享彼此的生活,创造自由空间的范本,相互分享彼此的见识与观察未来的视野,打造属于所有人的更好的未来的自由空间。这其实也应该是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所承担的责任之一,也是双年展能够传达给所有专业建筑师的一个信息。

  来源: 雅昌艺术网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唯一以天桥为主题的天桥印象博物馆将于5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