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建筑群,一个全新的购物艺术

  如果,人人都能从购买版画或复刻作品开始走进艺术收藏,会有什么不同?

图片 1 故宫角楼 张 林摄

  来源:羊城晚报

  如果,艺术遇上众享,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图片 2 故宫花事 王 琎摄

图片 3在广州K11,看展变成一种时尚 施沛霖 摄

  作为库拍年初新上线的业务版块,艺术众享板块一经上线便取得了大家的关注。库拍艺术众享,由新浪收藏联合库拍共同打造,旨在通过更有趣的方式让用户用较低的价格将艺术家亲笔签名限量复刻艺术品带回家,同时更有机会获得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家原作。

  开栏语

  文/图 陈峰(除署名外)

图片 4库拍APP 艺术众享入口 

  六百年时光,铺洒在千亩青砖上;五千年文明,流淌在万座殿宇间。

  春节的热闹刚过,广州各个艺术机构就接棒热闹起来。3月,超过20个新展开幕,数量比去年同期翻了一倍。同时,展览的内容和层次也比以往更加丰富,艺术家来源多样,作品类型全面,构成了一个立体的、不同面向的展览业态。

  艺术众享邀请艺术家提供原作以及限量复刻作品,用户通过购买复刻作品,获得抽奖码,同时享有抽奖原作机会,当限量复刻作品销售完成后进行抽奖,中奖用户可获得艺术家原作或与原作价值相当的艺术品。

  故宫,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建筑群,金瓦红墙上映射盛世辉煌的光芒;故宫,更是中国最大的古代文化艺术博物院,厅阁苑囿拥抱着琳琅满目的稀珍。

  另外,一个全新的购物艺术中心——广州K11也踩着3月的尾巴开业了,它位于广州地标之一东塔,拥有超过8000平方米的经营面积,倡导艺术+商业的新型消费模式。开业当天,场面火爆,花式“打卡”照刷爆朋友圈。

图片 5

  本版特开设“走进故宫”栏目,探索紫禁城宝藏,讲叙集无数“之最”于一身的故宫博物院的“现在进行时”。

  种种迹象显示,一直被认为“不温不火”的广州当代艺术市场似乎要渡过暖冬、迎来春天了?

图片 6 成功众享项目

  提到故宫,越来越多人不再只是说起气势磅礴的宫殿庙宇,转而开始谈论宫里的一草一木和“石渠宝笈”“千里江山”等展览中的珍奇异宝,还有不少人拿出一把“朕就是这样汉子”的折扇或是一块“冷宫”匾额的冰箱贴,更有人聊起故宫“守门人”单霁翔。故宫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它不只是一张国家的历史文化名片,更成为人们心中的一抹情怀。这样的变化,正是故宫博物院努力转变文物保护观念的结果。

  不过,著名美术史家、艺术评论家皮道坚认为,虽然活动纷繁,但“广州当代艺术的春天还没有来。”他强调,“春天”到来的标志是广州有一批人收藏当代艺术,但目前,广州的大中小藏家体系还未建立。

  截至目前,库拍艺术众享荟聚了多位名家作品,已上线11期众享,齐白石嫡系孙女齐慧娟、知名当代艺术家许京甫,艺术家李春琦、周传玉、严家祥等也参与到众享项目中。

  空间更加开放

  1

图片 7库拍艺术众享作品 齐慧娟《乐游》

  文物保护的目的是什么?曾经,我们把文物视为失去原初功能的历史遗存,文物保护是一项专业性、封闭性的工作。

  看展or打卡

  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众享项目有许京甫的签名限量版画《月圆之夜》、严家祥《转山》以及王晟芦《美丽家园-暖冬》版画。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提出:“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这句话给了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莫大的启发:让故宫成为真正的“博物院”,就应该让文物活起来。

  公众的艺术热情有多高?

图片 8许京甫布面油画《月圆之夜》

  怎么活?第一步就是扩大开放,从过去的“消极性看守”变为“积极性保护”。

  作为民营美术馆中的翘楚,广东时代美术馆一直在做一些扎实的工作。3月份开幕的展览“奥马尔·法斯特:看不见的手”结结实实投入了100万,策展人亲自担任其中一部VR作品的制片人,请专业的演员在广州实地拍摄。为了让观众能更直接地体验作品,馆方还把展览现场复现成居民区的样子,同时根据作品的不同部分复原了酒店、医院走廊的场景。

图片 9严家祥《转山》

  2015年,故宫首次开放了一段城墙。站在城墙上,72万平方米的故宫建筑群尽收眼底。城墙上的角楼也随之开放。角楼原是堆放24万块古代木质书版的仓库,一直处于锁闭状态,开放后,这些书版被计划迁移至太和殿两旁的廊房中展出,观众可以观赏,还可以使用复制品进行刷印体验。而在清空的角楼内,一部精美的VR影片还原角楼的营造过程,向观众讲述木结构古建是如何不靠钉子修建起来的。如此一来,可望而不可及的紫禁城城墙变成了人们领略恢弘皇城的绝佳去处,神秘的角楼则化身为两大体验式艺术展厅。

  不过,让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感到心塞的是,竟有观众因为展览现场布置遮盖了馆内原来高大上的拍照“圣地”,而一眼不看作品内容要求退票。

  目前已成功众享8期,参与用户对众享模式也有很大的认可。

  这些年,像城墙、角楼这样的新开放区域越来越多。慈宁宫、畅音阁、东华门古建馆、十八槐、冰窖……单霁翔说:“我们一步步从过去开放30%到52%再到76%,现在开放到80%,积极地把更多的文物展现到人们的视野中。”

  “可见,广州很多观众对当代艺术展览是没有概念的。”赵趄感叹道,“很多‘旅游宝典’都是告诉你什么地方拍照好看,而不是让你去探寻一个地方的文化,人们从以前的‘物质动物’变成了‘视觉动物’。因此需要更多机构、更多展览、更多传播让他们知道艺术展览是生活中蛮重要的一部分,不仅可以拍照,还可以了解内容。”

  中奖者陶先生认为这种众享模式很好,很吸引人,可以用不多的钱购买到喜欢艺术家的限量签名版画,在满足自己审美需要的同时还有机会获得价值更大的原作,非常好!其他几位中奖者也是这样的感受,希望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空间的开放,不仅让观众与更多文物亲密接触,文物本身也得到了比以往更规律和专业的养护。

  广州K11的开业也许多了一条让普通民众接触、了解当代艺术的途径,艺术加商业的“博物馆零售”模式在拉动消费的同时也推广了艺术。

  中奖者佟女士表示没想到自己会中奖,异常开心,自己妈妈也非常喜欢这幅作品,有点小激动。

  城墙开放督促着管理者们必须将屋顶上的杂草、院内与历史风貌不符的建筑予以清除。现在,瓦上不再是荒草萋萋,拆除135栋临时建筑,采用专门定制的传统材料修复殿宇,也还原了故宫的古典之美。那些曾经封闭式堆放、缺乏较好清理养护甚至存在火灾隐患的角楼书版被安放至专门设计的陈列架中,不仅确保了文物安全,观赏价值与科研价值也大大提升。

  K11品牌创始人郑志刚一开始就将目标消费人群锁定在年轻潮人上,“25岁至45岁的时尚上班族、潮人,就是我们想要的客人。现在,他们正是我们的VIP。”郑志刚曾对媒体说。在不久的将来,正是这群人构成欣赏、消费、乃至收藏艺术的主力人群。

  张女士和刘女士中奖以后很开心,表示会持续关注库拍艺术众享,希望能有更多的名家作品上线,也希望会继续有好运气可以抽中原作。几位中奖者都表示希望可以提供更多的众享作品,甚至还有中奖者表示希望可以天天能抽原作!

  单霁翔透露,今年故宫还将设立“家具馆”。那些被堆放在仓库里的6200件明清家具将重见天日。故宫将把最大的“南大库”改造成家具展厅,结合情景式和仓储式的陈列形式,把紫檀木、黄花梨等精品家具呈现给公众。

  不过,如何让艺术不仅仅是个噱头,让商场或美术馆里的艺术品不仅仅是个拍照“打卡”的背景,让公民真正提高对艺术的审美力,进而转化为消费力仍是个颇有挑战的任务,这些需要广州各方艺术力量的共同努力。

  生活应该有诗和远方。库拍艺术众享致力让更多的艺术作品走进千家万户,让人人能享受艺术带来的精神愉悦和心灵满足。据了解,接下来库拍艺术众享将上线李春琦的《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以及曹继才《闻鸡起舞》等艺术复刻作品。

  “文物展出来就健康了!原来堆在那里不通风、潮湿,现在我们每天通通风、掸掸尘,修一修、打打蜡……文物保护了,家具展出了,观众流连忘返,这不就积极了吗?”

  2

图片 10李春琦《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如今,故宫186万件馆藏文物中,展出藏品不到2%,这与一些世界知名博物馆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藏品中珍贵文物占90.4%,几乎件件珍贵,几乎没有一家博物馆可与之媲美。现在,故宫正在努力,清理古建、举办特展、迁址办公、筹建新馆舍等,把越来越多的珍宝“请”出库房、“移驾”展厅供游客观赏。宫中大门越开越宽敞。人们改变了以前“有宫却不见宝”的印象,为故宫丰富的文物慨叹不已。红墙里的历史回到大众视野,这既是一种关注也是一种监督。

  统一发声 聚合分散的广州艺术力量

图片 11曹继才《闻鸡起舞》

  在单霁翔看来,故宫更多空间的开放实际上是管理观念的解放,要尊重人民群众对于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让大家来关心故宫的空间、环境。为此,故宫建立了更新、更强大的安防系统,确保平安故宫;在服务管理上也加大改革力度,全网购票、每日限流、优化男女公厕比例、推动设立母婴室,一步步向“不排队的博物馆”迈进。

  前不久的一次学术对谈会上,中央美术学院(微博)教授、博士生导师、前广东美术馆馆长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谈到对广州艺术生态的看法。

  艺术众享,让艺术品走进千家万户,装点你的家园,装点你的梦!

  展陈更加立体

  他认为,广州的艺术生态相对其他城市有些特殊。在这里,官方的影响力占据着比较重要的位置,民间的独立力量相对比较松散,没有形成一个更为综合的生态,而且艺术市场、资本对当代艺术缺乏强有力的支持。

  让文物活起来,不单单是扩大开放空间。去年,故宫迎来了1670万名游客。怎么让游客更好地感受到故宫文物的生命力,并不是一件易事。

  这个论断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

  不少人一定会有这样的体会:过去,一进博物馆,海量的文物规规矩矩地铺排在陈列柜里,对于外行人来说,不知从何看起、如何取舍,更不了解展览背后的历史故事。这样,即使文物再古老再精美,游客观感也大打折扣。单霁翔认为,博物馆的展呈方式需要改变。

  广州没有如北京的798、上海的西岸、甚至深圳的华侨城那样鼎鼎有名的艺术区,各个美术馆、画廊、艺术空间分散在市内外各处,在地理上相隔较远,不能打统一的招牌吸引人流,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机构之间的及时交流。

  去年故宫举办“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许多游客起大早排队等候,展览一开放便一路小跑“冲”进展厅。该展览之所以备受青睐,除了文物自带的光环,展厅本身也极具吸引力。

  早些年,广州的一些画廊曾想成立画廊协会,因故未能实现。这些民间机构至今尚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缺乏联动无法形成合力。

  为了突出青绿山水主题,展厅被布置成了浅蓝色,让观众感受到静谧的时空感。导览文字则摒弃生硬的学术化的语言,采用古风体裁:“青绿山水自隋代展子虔之《游春图》起,代不乏人……千年之名家,千年之名作……看得见岁月留痕,留得住青山绿水。”寥寥几句,点出展呈的内容与风格。而在展览最后,则是由当代艺术家徐冰创作的山水装置作品,观众眼前一亮,顿时生出中国山水画艺术横亘古今之感。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有意通过打造一个广州或者广东的“艺术月”,将这些机构“拧成一股绳”。借今年12月重启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的契机,他准备联动广州的艺术机构共同发声,并在一个统一的平台上向外推广。

  展呈方式变化,反映出故宫展陈水平和观念的升级。单霁翔说:“故宫那么多展览,我们要努力消除观众的‘博物馆疲劳’,关键就在于做出故事、做出情境,而这需要故宫博物院各文物保管部门与展览部的深度合作策展。”提到今年即将举办的砚台展,单霁翔介绍,要通过情景式的布展,让观众知道某个砚台是谁用的,背后有什么人物故事,并且立体地展现砚台的工艺。

  “大型的联动会使整个城区发生艺术事件,变成一个城市文化的力量。” 在王绍强的规划中,不仅传统的画廊、美术馆可以参与这个“艺术月”,K11、正佳广场、太古汇这些与艺术有些关联的商场,甚至一些旅游景点都可纳入进来。

  除此之外,故宫今年还将对原有展览进行大调整。其中,武英殿的书画馆将迁至文华殿,陶瓷馆则从文华殿搬至武英殿,钟表馆则从奉先殿迁至具有西洋风格的延禧宫,珍宝馆则进行扩容升级,增设体现太上皇生活情趣的文物。通过迁址、扩容、再布展,文物与古建筑原有的功能相匹配,情境化地再现历史,真正做到让国宝会说话。

  以“艺术月”提升广州的文化影响力,进而带动整个城市的文化、商业、旅游和消费正是王绍强所期望的事。

  文物本体的展览并非是让它活起来的唯一途径。单霁翔说:“让文物活起来不是对文物本体疲劳或不合理地运用,而是要采取多种方式,一个展览必须是立体的展览。”

  同时,这样的一个“联合体”还可以促进水平较高的展览呈现给民众,“不是每个艺术空间和商业体都懂得做艺术,它有这个意愿但未必有实力或经验来做好。学术是很严肃的事,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组织帮助他们或是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建议。”

  为此,故宫对文物展览定下了五个“必须”。必须要有相关出版物,也就是与展览相关的读物、图录;必须要有研讨会,总结出有关的学术成果;必须要有资讯,即数字技术的应用,例如讲解器、纪录片、APP等;必须要研发相关的文创产品;必须要有宣传计划。

  3

  五个“必须”是多年来故宫管理者通过摸索、研究人们的生活与游览方式而总结出来的经验。如今,故宫的官方网站点击量排行全国博物馆网站第一,微博粉丝突破500万,文创产品多达一万种,与故宫相关的节目、游戏、APP纷纷上线并广受欢迎,这些都让住在宫中的文物走入寻常百姓家。

  培养收藏群体 广州任重道远

  单霁翔希望,故宫文物的生命力能一直延续,不但有灿烂的过去,还要有健康的现在,更要有有尊严的未来,在2020年故宫建成600周年的时候,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六百年。

  虽然活动纷繁,但著名美术史家、艺术评论家皮道坚认为,“广州当代艺术的春天还没有来。”他强调,“春天”到来的标志是广州有一批人收藏当代艺术。“这个不光是对他们个人,对整个社会良性的推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而目前,广州没有这样的收藏家,艺术家的创作只能自生自灭。

  (本文摄影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

  一般认为,广州人的“务实精神”既为他们积累了大量财富,又使他们在文化、艺术这类赚不到钱、看不到好处的事情上不甚热衷。但一个良好的艺术生态由艺术家、美术馆馆长、批评家、策展人、画廊主以及收藏家等人群构成,系统完善才能正常运转持久发展。

  本版制图:傅佳伟

  广州有华南地区最重要的艺术院校,包括广州美术学院、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广州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等,教育体系很成熟,催生了大量的艺术从业者,也是很多艺术家的聚集地,在整个艺术生态中,最缺失的就是收藏家了。

  “收藏家必须有一定的专业判断力,还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另外,不能为了炒作而炒作,还要尊重历史和社会。所以有一些收藏家会将美术馆免费开放给民众,这就是社会责任,这样的藏家广州就真的很少。”王绍强说道。

  说到底,艺术家是生产者,藏家是消费者,只有这两者都具备才能让“艺术圈”真正闭合为“圈”。

  培养收藏群体成了至关重要的事情,赵趄透露,包括时代美术馆在内的一些机构正在筹备广州的“藏家俱乐部”,本来画廊的创办人陈侗、33当代艺术中心的馆长刘奕都在行动中,他们将通过活动、传播、分享,培养广州越来越多的藏家。

  尽管这些机构此前已发起了一些“抱团取暖”的组织,但最根本的支持还是应该来自藏家,在这个方面,广州各艺术从业者仍任重道远。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建筑群,一个全新的购物艺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