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保障了艺术品金融的安全以及艺术品市场的健康

  文:黄松

  事件回顾:近日,西安美院一位教师作为特殊人才被破格晋升副教授,而后又因网友举报该教师去年参加德国工业设计“红点”奖的作品系抄袭而被戏剧性地取消任职资格、撤回奖金和解除聘用。

  来源:美术报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和传播工程”(下简称“工程”)的美术部分,在三十本连环画创作获得好评后,主题画创作也取得丰硕成果。2016年5月,第一批美术作品主题创作签约以来,历时2年,在专家评审小组多次与艺术家商讨、沟通和打磨后,2018年4月举行了第一批作品(约50幅)的终评,作品均获得评委们的好评。

图片 1

图片 2清乾隆 红釉梅瓶 “大清乾隆年制”款  北京保利第41期古董精品拍卖会 估价:50-80万RMB

  日前,第一批完成的若干作品在上海中国画院陈列交流,“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记者发现,主题创作作品的体量之大、制作之精,十分难得。创作阵容中,蜚声艺坛的知名艺术家与初出茅庐的青年艺术家均有作品呈现。尤其来自西藏、新疆、内蒙等少数民族艺术家的参与使“工程”的创作组织工作更有广泛性,中国画、油画、版画、漆画、雕塑等多种艺术形式也呈现出作品的多样性。

  红点设计奖,是由德国设计协会创立,至今已有超过60年的历史,通过对产品设计,传达设计以及设计概念的竞赛,每年吸引了超过60个国家,1万件作品投稿参赛,得奖的作品可以获得在德国埃森的红点博物馆展出作品以及参加颁奖典礼的机会。(摘自“百度百科”)

  经常有朋友问我艺术可以标准化吗?其实艺术创作需要艺术家张扬的个性,是没法标准化的,但是艺术品的鉴定、输出、检验、检测、流通、仓储、交易这些环节完全可以标准化、规范化。

图片 3作品观摩交流现场

  整个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从晋升公示到辞退处理来去匆匆,来去的背后,留下诸多疑问,发人深省。

  艺术品鉴证的形成和发展,意义在什么?确立了每一件艺术品的信息,实现了溯源和传承记录有序,所以说完整的信息数据链,改变了传统鉴定人重复鉴定的问题,以及模糊不确定的问题,净化促进了艺术品市场的网络化,保护了作家的知识产权,保障了艺术品金融的安全以及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当然艺术品这个行业比较特殊,所有的工作都任重道远。

  中华创世神话和西方神话不同,西方神话是上帝造人,而中国神话充满想象力和创造性,从盘古在混沌之中“开天辟地”到大禹“鼎定天下”讲述了中华文明的起源,也阐述了“天人合一”的精神内核,更是“三皇五帝”以来以中原为平台多民族融合的中华民族文化体系。在艺术创作中溯根问源,梳理神话故事的本源、哲学思想体系,启迪公众对真善美的追求。

  关于学院的问题。据最新的院方处理公告显示:校学术委员会召开专门会议认定了抄袭行为,需要反思的是:决定破格晋升前的认定和审核能否尽量扩大公示,严格再严格,因为毕竟是“破格”的行为。

  以连环画普及,以交响乐呈现审美享受,美术作品主题创作作为“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和文化传播工程”的一部分与其他艺术门类交相辉映。“就美术创作而言,连环画如同电视剧,主题性创作如同电影、需要创作者综合考量。”“工程”组委会副主任、美术组组长施大畏认为, “画面中的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艺术家再三推敲,带着对文化和文明的敬畏,阅读和理解中华创世神话,把祖先的智慧转化为东方哲学思想的梳理,并通过多种艺术形式,将中华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图片 4截图自西安美术学院官网新闻

图片 5刘大为(北京)《大禹治水》145×558cm

  当事人姓名已隐去

  依托神话故事, 创作华夏创世诸神

  对于一个大学老师而言,晋升副教授的难度在今天可想而知,况且还是破格晋升。按照常理,对于当事人破格的相关筛查应慎之又慎,严之又严。

  “盘古开天”是中华创世神话的开端,天地混沌之际,盘古以一人之力开天辟地。以主题性创作讲述“盘古开天”的是冯远,他是中国美协的副主席,也是上海美术学院的院长,来往于北京和上海之间处理行政和教学工作的同时,他依旧抽时间回到画室在此前连环画“盘古开天地”的基础是上,绘制了3米多的“盘古开天”。在他的笔下, 盘古“神于天,圣于地”,辟山坡河流、分山地平原、造日月星辰,以一人一斧,在他开辟的天地之间讲述华夏文明的“创世纪”。

  另外,据网友爆料的信息显示当事者涉嫌抄袭已经不是第一次,不知是否属实,我们固然不应将每一个人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但这与作为特殊人才的身份似乎落差悬殊。

图片 6冯远(北京)《盘古开天》308×198cm

  据了解,红点奖的权威性和学术性在近年已走下坡路,获奖率超过四分之一,对于这样简单的奖项背景,作为学术权威的院方领导集体应有了解的渠道。

  “工程”组委会副主任、美术组组长施大畏对中华神话的可谓发于“初心”。早在1996年,他就开始了有关神话题材的创作,从第一张大禹治水,到为此次美术作品主题创作的《共工怒触不周山》、《鲧的故事》,20多年来,施大畏创作过大禹、鲧、后羿等多个神话人物。在他看来,每次创作都会对神话产生不同的理解,而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同的大禹形象。艺术家和创作者以不同的造型和呈现方式,留给观者治水、治国、建立法制政令、鼎定天下、建立夏王朝的大禹的伟岸形象。“当中华创世神话的故事传播到公众的心中, 神话英雄的形象和中华民族的信仰也从心生发。” 施大畏说。

  但“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这样口头性的随意认定,外行说法,是一部分浅薄传播者的粗浅认识,是否有让领导者、把关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自身专家身份降为普通百姓?

图片 7施大畏(上海)《共工怒触不周山》400×430cm

  关于抄袭者。操守何在?

  相比西方以千年前希腊美学为标准、唯美的诸神造像,当下对于神的想象无疑是多元化的。目前,呈现在记者面前的20余幅作品的中华创世诸神的形象几乎都带着写意性,艺术家以介于具象和抽象之间的语言,依托故事演化而出的诸神朦胧的形象在宇宙之间,也在每个人心中。

  从资料看,抄袭者博士在读且国际大奖等身。学识不可谓不高。 这样的履历可以说达到了知识分子所能达到的较高层次,位列象牙塔顶端。

  尽管创世神话诸神不在上海诞生,但上海以其包容性通过对创世神话的学术研究,邀请全国艺术家共同参与“工程”创作, 显示城市文化品格,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其中来自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少数民族的艺术家带有少数民族的文化图腾的作品,丰富了汉民族对创世神话的理解。

  但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根据他送展的作品与原作者提供的作品对比中,我们看到相似程度惊人。

图片 8海日汗(内蒙古)《龙狗槃瓠犬的故事》270×270cm

图片 9红点奖获奖作品(局部)

  内蒙古画家海日汗此次所绘的是《龙狗槃瓠犬的故事》,在创作之初他构思了3张底稿,专家评审小组在同画家的不断沟通中,选择了其中一张。通过这张作品几乎可以感受到草原的气息和万籁的声音,这种草原生活体验的再现,是身处城市的人难以描述和展现的。

图片 10

图片 11巴玛扎西(西藏)《龙的变形》200×200cm

图片 12英国插画师 Russell Cobb (拉塞尔·科布)作品

  西藏画家巴玛扎西的《龙的变形》中龙的形象脱胎于藏民族的图腾,同样来自西藏的画家边巴所绘的《有羿善射》,将10个太阳在画面上方次第排开,后羿射出的弓箭带着勇往直上的穿透力。

  被热心网友发现与红点奖获奖作品相似度极高

图片 13边巴(西藏)《有羿善射》200×200cm

  (获奖作品图转自微信号“抄袭君”)

  旅美画家谌孝安此次创作的是《小国寡民》,他的画面表达了人民“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理想状态,除了人物之外,画面左下角的“鸡犬对话”让观者感动。结合画家旅居纽约是情愫,来自远古的创世神话通过画家本身生活的共鸣,成为了当代人情感状态的表达,以及人与万物和谐共处的永恒主题,也诠释了意大利人克罗齐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被抄袭者也表示“整个事件触目惊心并展现出毫无任何道德的状态,是非常可耻的”。

图片 14谌孝安(美国)《小国寡民》250×364cm

  这样的行为抄袭者就不怕有朝一日被人发现吗?

  相比邻国相望,鸡犬相闻,却没有战争的理想状态,上海画家张培成的《涿鹿大战》描绘了约六千余年前,黄帝、炎帝部族与蚩尤部族大战的情形。大战之后黄帝被拥戴为天子。他的统治使中原及其四方安定,人民由游猎逐步转向稼穑为生,被认为是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的转变。张培成说:“中国神话和历史穿插,在创作中既有虚构的元素,也要尊重历史的真实,所以画面中盾牌等元素我参照了上古陶器的花纹,兵器借鉴了青铜兵器的造型。画面语言偏向敦煌壁画的风格,一些剥落的肌理也传达出历史的沧桑。”从“盘古开天”到“鼎定天下”,华夏民族经历了英雄和洪水的时代、建立了制度体系和认识自然的哲学,也是梦开始的地方。

  其次,在事件显露之后,当事人不思悔改,试图通过联系、欺骗和威胁原作者获得授权的方式蒙混过关,以及编造设计委托方等谎言面对媒体与网友。

图片 15张培成(上海)《涿鹿大战》313×364cm

  以“为中国艺术界做出重要贡献”而自称“伟大艺术家”的当事人,职业道德何在?

  以“工匠精神”、跨界融合打磨优秀“工程”

  就学界来说,学术打假路在何方?

  从连环画、交响乐到美术作品主题,在信息爆炸的社会,好的题材如何不断打磨、传承?艺术家在创作作品时如何将自己的情怀投入?如何通过自己的研究和学识讲好故事?如何把自己的积累转化为艺术创作?这是“工程”组委会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此次事件以西安美术学院及时正确的处理结尾,但留给人们的思考却未结束。如果不是网友举报,如果不是被抄袭者恰恰致力于打假而表现出不妥协,如果不是如网友所说的“撞到枪口上”那么这样的谎言是否将永无揭开之时?

图片 16建襄小学学生在神话创作交流现场解读神话故事

图片 17图片来源于网络

  鉴于此,“工程”首先从相对通俗的连环画入手,冯远、施大畏、韩硕、张培成等早年也都从事过连环画的创作,在参与“工程”主题创作之前,均参与了神话连环画创作,借此了解了中华创世神话的故事,为如今的主题绘画创作奠定了文本、造型、风格的基础,为日后的研究提供最初的参照。把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送往图书馆、社区和中小学,带着连环画原作在布鲁塞尔、希腊、墨西哥、中国台湾等地展出也为中华创世神话和中华文化的传播、推广、普及带来了方便,在全球范围同行对话,讲述神州大地的诞生、华夏文明的起源。

  学术造假是学术界的顽疾。屡禁屡犯的原因就在于学术成果与职称评定,职称评定与物质利益过于紧密挂钩,导致了相关利益方前赴后继。

  作为参与的画家,无论是功成名就还是初出茅庐,都以极大的热忱投入到创作中,来自北京的画家唐勇力的创作《六畜兴旺》在专家评审小组已经通过情况下,不声不响继续加工完善自己的作品。

  由个案到一般,我们可以预见:如果没有一整套严谨的学术筛查、遴选机制;如果无法把学术研究和职称评定做合理的平衡;如果不能把学术评定的人、物、事等各种资源做有效的分配;如果一线学术研究人员的晋升通道没有得到多维度安排,这样的造假事件不会是最后一例。

图片 18唐勇力(北京)《六畜兴旺》200×203cm

  所以,如何引导学术研究往正方向行进,如何提高学术造假者的造假成本进而杜绝野蛮生长,如何充分发挥各级学术委员会和职称领导组织的学术把关作用,如何引入纪检部门的监督而不是仅仅通过网友举报实现打假,都亟需学术界思考。

  相比此前连环画的创作,韩硕坦言这次的主题创作花费了更多时间和经历,此次他选择了《后羿除怪》创作中更是几易其稿,经过已经着手创作半年有余,但韩硕的作品依旧正在进行,他希望在允许的时间内把每一个细节思考周到。

  学术打假需要长期进行下去,如何对学术打假已有的体制机制进行“打补丁”以堵住漏网之鱼,则是学术界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需要深刻思考的当务之急。

  马小娟的《精卫填海》秉承她清新雅致、柔美婉约的画风,将溺水的炎帝之女精卫对大海的抗争表现地举重若轻,她笔下的精卫,神情恬淡,衣衫飘逸。马小娟自称:“我画画不算很用功,但用心,在创作中注入了很多自己的感情,让画中鲜花散发出诱人的芳香,也让我们同画中人对话、倾诉,感悟她们的人情世故。”站在马小娟的《精卫填海》前,或者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巨浪奔腾之中,来自女性特有的细腻而刚毅力量和坚韧不拔的决心。

图片 19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 20马小娟(上海)《精卫填海》210×315cm

  作为局外者,院方的处理公告作为权威的印证完全能够让我们倒推事情的种种真相。

  洪健以“神农尝草”和“神农访草”两个画面讲述“神农尝百草”,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在其中显现,在画面中他呈现了自然状态下远古先民的活动。

  追求一次事件的真实性不该是此次闹剧留给我们的最终意义,在我看来,网络发达的今天,敬畏学术、敬畏观众是留给相关利益方的根本启示。

图片 21洪健(上海)《神农尝百草》173×187cm

  来源:美术报

  出于对“四海八荒”“宇宙洪荒”的神秘力量的兴趣,年轻艺术家施晓颉在“工程”连环画的创作中选择了《伏羲创八卦》,此次主题性创作依旧延续这个故事。画面中八气周流的宇宙在伏羲周遭运动永不止息,细细看来,画中处处有戏,中华初民最早的宇宙意识和生命意识融入其中。作为参与“工程”的年轻艺术家之一,施晓颉说:“我们年轻人认真对待每一件事情,不是大道理,只是一点点做好自己,感染身边的人。”

图片 22施晓颉(上海)《伏羲创八卦》265×453cm

  参与“工程”有一位年轻艺术家值得一提,她叫罗玲,她虽然是入围2015年“博洛尼亚国际插画家展览”的三位大陆插画家中的一位,但从事连环画和大型主体性创作还是首次,此次参与让她看到了自己艺术上更多的可能性。连环画她画的是《羿除四凶》,主题绘画一脉相承创作《羿诛修蛇》。罗玲的人物和妖怪造型带有浓厚的东方风格,在她看来,“东西方造像的理解和表达是不同的,不是拿毛笔画画就是东方风格,重要的是造型语言和审美意识。表达东方神话怪兽的造型,就避免不了回到中国古代美术的造像,中国的艺术语言具有一定的符号性和概括性。自己也力图在东方的语境下去创作。”

图片 23罗玲(上海)《羿诛修蛇》244×244cm

  在参与“工程”的过程中,罗玲也看到了老先生们创作状态踏实质朴。“他们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意向上让后辈的很有感触,是无形的身教。非常珍贵。” 罗玲说。

图片 24朱新昌(上海)《羲娲创世》200×200cm

  除了参与的艺术家,此次专家评审小组包括了艺术家王劼音、邱瑞敏、李向阳,艺评人朱国荣等,他们以严谨、无私的态度,使画家的创作的主题和表现手法在原有的基础上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其中朱国荣的一句“不要说他可以画得好,就看这张画好不好。”无形之中道出了评审小组对作品的要求和态度。

图片 25何小薇(上海)《帝女桑》180×240cm

  50幅主题性创作只是一个起点,“工程”刚刚起步,将引导艺术家判断作品如何留在历史中,如何不负时代的文化积累。在“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和传播工程”推进过程中,施大畏感受到了艺术家对文化的自觉,对题材的敬畏、对创作投入的情感,并以此不断完善作品。他说:“未来会邀请参与‘工程’的音乐家和美术家对话,在互通之中继续打磨各自的作品。通过第一批美术作品主题创作展示交流,收集各方评价,促使艺术家自觉再进行修改,力求呈现更多在艺术上、内容上、表现上获得认同的作品。第二批美术作品主题创作也将邀请更多年轻人的加入。”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保障了艺术品金融的安全以及艺术品市场的健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