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自上世纪90年代代理当代艺术家的国内画廊诞

图片 1

图片 2 梵高作品《蒙马特尔山采石场》(图片自来梵高博物馆官网)

图片 3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又有两幅画被鉴定为梵高作品 德媒:存在确定无疑的联系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来源:北京商报  

  近日,恰逢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举办,香港苏富比(微博)、中国嘉德(香港)、保利香港领衔的2018香港春拍同期举槌,市场竞争形势再度加剧。匡时国际今年转战上海,暂时退出了香港春拍的序列,赴港拍卖已至第六年的中国嘉德和保利拍卖,似乎已经逐渐适应了香港拍卖的模式和节奏,但成本与竞争的压力还在不断加码。

  德媒称,随着两幅画作被鉴定为梵高作品,这位荷兰画家作品的收藏又丰富了一点。

  十年的市场低迷期中,国内的画廊体量呈现两极分化态势:节约成本的新兴小画廊增多,而成熟画廊经过大浪淘沙,地位较为稳固。面向未来,打造超级画廊成为许多老牌画廊的新策略——能否得到好艺术家的认可,是否与顶级收藏方建立合作,能否带动起国内艺术家在全球的运作等方面均考验着画廊的话语权。为此,老牌画廊正在不断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推出IP特展、扩大空间、对接国际成为经营者近年来的新策略。

  竞争加剧

  据德新社1月16日报道,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1月16日发表声明说,回溯至1886年3月的《蒙马特尔山采石场》被确认为梵高真迹。

  洗牌后步入跑马圈地期

  拍卖艺博会齐扎堆

  报道称,这一发现使得此前未获承认的另一件同年作品《蒙马特尔山》也获得认可为梵高画作。

  自上世纪90年代代理当代艺术家的国内画廊诞生开始,20多年来中国画廊业的发展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是重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1997年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关口,他在曼谷创立了第一家唐人画廊;2006年第二家唐人画廊入驻北京……眼下唐人画廊已经在香港、北京、曼谷有多个空间。

  今年的香港春拍很热闹,三大拍卖行在香港同期竞技,与巴塞尔艺术展的档期正好重合,这一国际性大展人气很高,410港元的门票依然难以阻挡人们的观展热情,公众日中午就已经竖起了“门票全部售罄”的牌子,而且将香港会展中心的场地占了大半。

  声明说,这两幅作品被发现在主题、大小、风格、技法和所使用的材料上有“确定无疑的联系”。

  谈及当代艺术近十年来的整体行情,郑林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2008年下半年经济危机爆发开始,当代艺术结束了三年来的井喷状态,价格大幅跳水。艺术家的市场价缩减到之前的1/3至1/5。在郑林看来,2016-2017年是十年来画廊业成交情况最差的两年。“虽然金融危机期间价格跳水,但还有很多人趁低价买卖。低的时候有人敢吃螃蟹,高的时候有人跟风。但在低迷的僵持阶段,买的人更少了,成交量紧缩。以前的藏家买个几千万元的都有,现在买个几百万元的都算是很好的藏家了。”

  业内人士表示,“巴塞尔艺术展和拍卖扎堆举办,一方面加剧了行业竞争,但另一方面也吸引了全球藏家来港。对艺术感兴趣、有购买力的藏家,是可以交叉重合的。这对于拍卖行而言则是极大的考验,因为藏家在同一时间段内可挑选、比较的范围加大,在竞拍时会更加谨慎、挑剔”。

  梵高博物馆馆长阿克塞尔·吕格尔说:“这两幅画现在可以确定加入梵高画作的大家庭中是大好消息。”

  在十年的大浪淘沙中,许多画廊纷纷倒闭,坚持下来的老牌机构则在阵痛中不断进行适应和调整。从展览数量上看,2007年北京唐人画廊的展览数高达17个,是当年举办展览最多的画廊,但2009年锐减至5个。

  从市场情况来看,三大拍卖公司的市场表现可圈可点。香港苏富比总成交36.4亿港元,同比增长15%,总成交率达到89%。今年春拍成交额为香港苏富比史上第二高。其中,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以2.388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康熙瓷的最高拍卖纪录。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同样以2.388亿港元成交,刷新佛经最高拍卖纪录。钱维城《台山瑞景》以1.468亿港元成交。

  报道称,《蒙马特尔山采石场》属于一个私人基金会,但是现在与另一幅作品作为梵高博物馆《印象派及更多:一场奇妙的旅程》展览的一部分。

  成立于2009年的白盒子艺术馆与唐人在北京的空间相毗邻,同样也经历了画廊业近十年的演变。白盒子艺术馆副馆长曹茂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当代艺术市场低迷,但近十年却是国内画廊业态最丰富的一段时间。“市场变数不稳定,画廊体量趋于两极分化:一边是成熟画廊地位稳固,不断拓展,一边是节省运作成本的小画廊和非盈利空间纷纷涌现。”在曹茂超看来,眼下正是老牌画廊韬光养晦、积蓄能量的阶段。

  一向稳健的中国嘉德(香港)表现亮眼,总成交4.2亿港元,同比涨幅达到28.9%。其中,中国书画板块表现抢眼,总成交1.975亿港元,比估价高出72%。黄宾虹两件晚年巨作《挹翠阁落成志庆图》以4163万港元成交,《北高峰图》以2427万港元成交。

  梵高博物馆高级研究员泰奥·梅登多普说,这两幅作品“充分表现艺术家如何在1886年冬春之交仍在苦苦寻找自己的风格”。

  国内的画廊业虽然经历了低迷期的调整,但全新的格局还未完全形成,因为没有出现所谓的巨无霸画廊业态。有业界人士把当下生动地形容为“洗牌后的跑马圈地阶段”,是机遇也是挑战。

  保利香港斩获12.5亿港元,与去年春拍的12.45亿港元基本持平。其中,过千万成交的拍品达到26件,现当代艺术专场实现拍卖总成交额达到4.1亿港元,创历史新高。中国书画两大专场总成交2.5亿港元,王蒙《清渰垂钓图》以5900万港元成交,傅抱石《渊明载酒图》以1770万港元成交。

  报道称,梵高在这段时间从安特卫普前往巴黎,并在巴黎完成了许多作品。

  老牌画廊谋求“超级”话语权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表示,“从春拍的情况看,保利嘉德均表现稳健,市场买气较足,并且在成交额及各业务板块方面表现出稳步增长,说明赴港发展的本土拍卖企业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现存已知梵高的作品超过200幅,超过一半由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拥有。上一幅确认为梵高的作品是2012年被发现的。(编译/胡溦)

   北京画廊协会会长、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在近日召开的2018艺术市场价值榜专家评审会上强调了“超级画廊”的概念。“中国现在的画廊太平均化了,还没有形成像西方那样的巨头画廊、超级画廊。”在他看来,背后折射的问题在于:中国的画廊行业有时候和藏家购买的需求不匹配,没有超级画廊,没有超级艺术家,这和中国画廊发展时间较短有关系。

  藏家口味

图片 4梵高作品《蒙马特尔山》(图片自来梵高博物馆官网)

  数据显示,国外超级画廊的现金流和影响力是巨大的:2007-2013年的全美博物馆艺术家个展中,由五家顶尖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几乎包办了其中1/3的展览。艺术批评家皮力表示,21世纪艺术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超级画廊的出现。“超级画廊的出现就是全球化的产物,它们在全球都有自己的分支,代理的艺术家也是全球范围的。”

  从揣摩到精准拿捏

  现如今,国内老牌的画廊在逆市中站稳脚跟后,也在向打造超级画廊方向迈进。唐人画廊近些年的发展路径便体现了国际化的尝试。据郑林介绍,首先是对空间进行升级:“2014年开始,把香港作为重要阵地,重新启动大的新空间;将曼谷的唐人画廊搬到与四面佛临近的核心位置,对硬件软件加以升级。”依据不同地域,展览也有不同侧重:“去年开始全面建立与国外艺术家合作机制。香港空间是国内外艺术家展览数量几乎各占一半,艺术家的水准是对接国际的。曼谷唐人是东南亚艺术家占据百分之七八十,希望联动整个东南亚的收藏体系。北京两个空间中,国外艺术家的展览一年有一两个。”曹茂超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白盒子艺术馆的发展策略:将国外优秀艺术家、国内成熟艺术家、潜力青年艺术家三个板块共同推进,与国外合作展览也逐渐增多。

  相对于苏富比、佳士得而言,内地拍卖行在香港的市场经验虽然有所差距,但深耕香港市场六年,中国嘉德(香港)和保利香港也已逐步适应了这里的拍卖模式和节奏。藏家的口味和拍卖品类通过摸索而不断优化。中国嘉德董事总裁胡妍妍表示,“在香港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氛围中,能够获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亚洲及欧美各地藏家的鼎力支持。中国嘉德在香港的定位和布局逐渐明晰,与北京总部交相呼应,期待有更好的市场表现”。

  郑林表示:“打造超级画廊,要看画廊的实力。看画廊有怎样的艺术家,有怎样的活动关系,看看在国际上有没有顶级的收藏机构在合作范畴之内,能不能带动起国内艺术家在全球的运作。画廊最强调的是话语权制度。”

  有业内人士表示,通过多年的市场历练,内地拍卖行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已经跻身于香港拍卖市场前列,这与它们的市场策略有莫大关系。从今年香港春拍的情况来看,两家拍卖行都在经营策略上做了大幅调整,对于香港市场的藏家口味,从最初的揣摩、猜测,到现在几乎可以精准拿捏。首先,品牌私藏专场,同时这些私人收藏还紧贴香港市场,比如中国嘉德(香港)在“春和──亚洲重要私人珍藏”专场推出了“王振宇夫人唐兆颖旧藏”、“南洋重要私人藏家丹翰楼”,成交率高达99%的黎雄才“写生之路”专题,拍品就是来自香港的重要私人藏家。

  经营者呼吁政策利好

  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草间弥生、村上隆等艺术家的拍品,从来都是苏富比、佳士得拍卖的重要牌面,对于内地拍卖行而言,这些“国际牌”同样不容忽视。中国嘉德(香港)在“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推出的“与大师对话”专题中,赵无极《25.06.86桃花源》以4387万港元成交。朱德群《构图第五十七号》以1395万港元成交。在保利香港“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中,赵无极《大地无形》以1.83亿港元成交,草间弥生《无限星网》以3068万港元成交。

  画廊展览类型上也体现了经营者提升话语权的考量。为了坚持画廊的学术性,装置艺术展近年来呈现递增的趋势。郑林表示:“装置艺术始终比架上绘画要难卖,但当下大家对装置这种艺术门类认可越来越高,越来越专业,相关的展览必不可少。此外,我们与一些美术馆之间有着良好的关系,美术馆是愿意购置装置作品的。”

  除此之外,不断优化拍品结构。与内地市场有所不同,珠宝、钟表、尚品、红酒都是香港市场最受欢迎的品类。保利香港珠宝及尚品部五大专场与珍酿名酒总成交额3.6亿港元。2017年中国嘉德新设珠宝部门,今年春拍这一板块也同样表现不俗,多件珠宝以高价成交。

  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在艺App创始人谢晓冬看来,做IP化特展、打造爆款IP也是国内画廊“超级化”的路径。2017年,强调沉浸式互动体验的“花舞森林”特展在佩斯北京与深圳欢乐海岸创展中心引发了排队热潮,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门票收入。正在尤伦斯展出的陈冠希“音术”展也吸引了大量的粉丝。谢晓冬指出,将艺术与IP、娱乐结合是画廊扩大市场的绝佳路径。

  市场生态

  谈及打造超级画廊的难点、发展的困局,业界人士指出画廊业态缺乏透明化,以及税收政策的限制。与拍卖行明确标价不同,画廊展出的艺术品往往需要顾客咨询工作人员才能获得,不透明交易成了画廊业一种默认的“行规”。然而,Artsy 2017年画廊调查综述表明,在线列出定价等信息的画廊增加了它们接受质量查询、进行销售,甚至以更高的价格进行销售的几率。谢晓冬也表示:“我坚信一点,如果整个画廊行业明码标价,在艺博会上的销售额至少提高50%。”

  深耕香港难题待解

  从画廊经营者角度出发,他们更期待税收政策上的利好。世纪翰墨画廊创始人、北京画廊协会监事林松详细地列出一笔账单:“画廊的营业税大约是5%-6%,这是固定的。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是20%-40%。假如画卖出40万元,画廊有15万元的利润,我挣15万元,如果以40万元上缴20%的税要缴到8万元,就剩7万元了。画廊还要缴营业税,如果开发票的话还要交5%-6%。另外,还有各项其他费用,按照严格的合理税收制度缴税,画廊卖一张画可能要赔20%。”林松表示,国外的超级画廊该纳税就纳税,但一开始的阶段政府的支持力度还是非常大的,专门的艺术家居住区、工作区都非常便宜,也不用缴税。甚至还有一些商品卖给艺术家都是很便宜的。我们现在对文化支持力度比以前大多了,但是尚未细化到那种程度,这个跟国外比是欠缺的。

  赴港拍卖,是内地一线拍卖行的共同选择。但有些问题也不得不正视,人工、场地等成本压力可能数倍于内地市场,同时,要适应香港市场的文化、规则、习惯、理念等。有业内人士指出,内地拍卖行进军香港市场的品牌意义更大于市场意义,但如果不能实现盈利,无论是成本还是耐心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北京商报记者 隋永刚 胡晓钰/文 贾丛丛/漫画

  出于多种因素考虑,匡时国际暂时退出了今年香港春拍的序列。据知情人士透露,“4月30日,匡时国际即将举行上海首拍,这是2018年度匡时集团战略规划的重要一步,目前已经将主要精力投放到上海市场,匡时香港在秋拍时还会继续”。

  对此,欧阳树英也给出了她的观点,“国际化发展是中国拍卖业发展的趋势。单个拍卖企业、单季拍卖活动时间或区域的调整更多是局部、具体市场活动的选择,不宜过度解读”。

  对于拍卖企业而言,不断开疆拓土,抢占市场份额,是令人振奋的事情。现实问题是,拍品资源、藏家资源在短时间内难以有放量性的增长。香港市场有着天然的优势,但同时也面临在内地无法想象的难题。比如,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总会受到场地规模的限制,每年拍卖、展览扎堆,想要找到合适的预展场地就需要不断协商、磨合,甚至博弈。

  香港会展中心无疑是香港地区最合适的、专业性的展览场馆之一。2017秋拍中国嘉德(香港)就入驻了会展中心,但今年春拍因为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等多种原因,最终转战至JW万豪酒店和港岛香格里拉酒店。据胡妍妍透露,今年秋拍将重回香港会展中心,这对于迎来25周年庆典的中国嘉德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与此同时,内地拍卖企业需要面对来自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拍卖巨头的直接竞争。在内地市场,由于相关文物拍卖政策的限制,海外拍卖公司很难对内地拍卖行形成大的威胁。香港市场则是直面国际巨头的竞争,国际性的买家对于拍卖服务和拍品品质也更加挑剔。

  在欧阳树英看来,“成本、竞争是赴港发展的压力,但同时也有商业环境、税收政策等方面的优势,我认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内地拍卖行正在扎根香港,并形成有效的良性竞争关系。香港区域市场的份额和地位正在老牌劲旅和内地品牌的共同推动下有所提升”。北京商报记者 徐磊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自上世纪90年代代理当代艺术家的国内画廊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