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番《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图书的问世和

图片 1

  黄松

  台北历史博物馆去年举办的常玉画展影响极广。当年8月,自称已故知名画家常玉侄子的常锦茂隔海指控中国台湾地区“教育部”和台北历史博物馆侵占他伯父常玉42幅画作长达54年,要求返回这批画作。虽然法庭上台北历史博物馆提交的所谓内部文件语焉不详,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获悉,近日,台北地方“法院”以“在台遗产若由中国大陆人民继承,最多限额200万元”为由,判决常锦茂败诉,但仍可上诉。

  科学家认为尼安德特人与早期现代人类艺术造诣的区别也许与两者的狩猎方式有关,这也解释了为何人类比尼安德特人聪明。图为一名20多岁的男性尼安德特人模型。

  木板刻刷有着悠长的历史,除雕版印刷外,书籍的插图最终也是以雕版画的方式呈现出来。因此,插画的精美程度和与时俱进的技艺都关系读者接受度。2018年3月2日,“中华神境——徐龙宝新镌《山海经》插图展”在徐汇艺术馆展出。展览以《山海经》的故事为原点,以插图出版物和“木口木刻”版画原作、原板呈现一个细密微观的《山海经》的世界。

图片 2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的“相思巴黎——常玉的艺术”大展

图片 3

  上海书画出版社社长王立翔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对话时表示,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最主要的动因是插画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希望延续这一纸质书籍的传统,“中国古代插画源远流长,版刻书业的发达对文化的传播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让不同时代的重要名著得以传承发扬。《山海经》是我们‘插画大师·中国古典名著插画新镌’系列的第一本,之后我们还有小说、戏剧、诗歌等门类名作的准备。”

  2016年适逢旅法画家常玉(1901-1966)逝世五十周年,台北历史博物馆修复了馆藏的49件常玉画作,并在2017年春天举办“相思巴黎——常玉的艺术”大展,纪念这位华人艺术家的艺术成就。

  图为法国肖维岩洞中早期现代人类绘制的狮子图画的复制品。尼安德特人从未展现出能够准确描绘动物或人类图像的能力,而早期现代人类则能够绘制生动的动物图像。

  此次《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图书的出版和展览,需要追溯到三年前:2015年盛夏,在上海图书馆第二届版画日,上海书画出版社与上海图书馆共同启动了“中国古典名著插画新镌”这项出版工程。中华民族拥有几千年光辉灿烂的文明,拥有无数影响世界的典籍、脍炙人口的感人作品、启迪民族心智的篇章,它们都等待着插画师,以现代的刀笔乃至鼠标,再现先人的喜怒哀乐和精神智慧,描绘出感动今人的新作。

  众所周知,台北历史博物馆有很多常玉的收藏。1964年,身在法国的常玉受邀在台湾地区举办展览,他先行寄出42幅画作,但本人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直至1966年,常玉因为瓦斯中毒客死巴黎,这批画作也因此遗留台湾地区。这批画后来被当地教育部门以一纸语焉不详的公文,拨交给台北历史博物馆,成为镇馆珍藏,随着常玉画作水涨船高,目前市值过百亿。

图片 4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版画家徐龙宝,即是这项工程的积极响应者。他潜心数年,以一己之力完成了八十幅出自民间的《山海经》插图。这些木口木刻插图,依《山海经》原书十八卷的顺序排列,以新的艺术语言和叙事形式展现了洪荒时代的奇幻景象,丰富了中国古代神话的艺术表现形式,成为当代图书木刻插图的最新探索。

  在展览后不久,一位自称已故画家常玉的侄子常锦茂跨海诉讼,指控台湾“教育部”和台北历史博物馆霸占他伯父42幅画作长达54年,要求返回这批画作。4月17日,台北地方法院对于此事的判决为:判决常锦茂败诉,但仍可上诉。

  尼安德特人擅长艺术的理论仅有少量实例支撑,如直布罗陀戈尔罕岩洞(Gorham’s Cave)中的壁画。

图片 5展览现场

  据台湾地区媒体报道,常锦茂于去年8月正式向台北地方院提出返还常玉画作的民事诉讼,但考量常玉的天价画作可能造成过高诉讼成本,律师建议常锦茂先挑选台北历史博物馆馆藏的其中一幅画作《花》诉讼,若胜诉,再继续追讨其余41幅画作。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旧石器时代的尼安德特人在艺术方面并不突出。作为我们祖先的近亲,尼安德特人与智人不同,无法准确描绘动物或人类的图像。

  然而,表达方式虽为当代,但木版刻刷在中国历史上却源远流长,除了雕版印刷外,书籍的插图最终也是以雕版画的方式呈现出来。因此,插画的精美程度,关系读者接受度,因此对刻工的绘画素养和镌刻技能有着渐高的要求。回首版刻史,在不同时期,不同区域,乃至不同的家族之间,插画刻工都留下了各自独特的表现风格,创造了极高的绘刻水准。尤其是到了明代中后期,一批职业画家如唐寅、仇英、丁云鹏、陈洪绶等重量级画家,也加入版画创作,使得插画的艺术水准大大提升。在前后一千六百年的版刻时代,历朝都有一批能工巧匠献身于雕刻版画事业,他们不断推进雕刻技法的成熟,显示出蓬勃的创作生机,并诞生了一批风范后人的插画大师。在漫长岁月中累积的优秀插画作品,形成了鲜明的中国插画传统,成为后世插画师师法的艺术典范。尤其是明代,被誉为版画的黄金岁月,它繁华的历史和大量出现的版画作品,为我们的文明史谱写了一个辉煌的插图时代。

图片 6常玉瓶花系列作品

  而一项新研究指出,艺术能力的缺乏与尼安德特人差劲的狩猎技能密切相关。绘画和狩猎都需要手眼协作,而尼安德特人缺乏这种能力。科学家认为,这也许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灭绝。

图片 7

  诉讼过程中。台湾地区教育部门呈上了当时和常玉往返的信件,证实常玉出自于自由意志将画作交由台湾地区当局。“台湾教育部及两岸教育司司长”毕祖安说,常玉在1964年受邀来台讲学,当时把他的3箱画作寄回台湾地区,有文件、信件证实他的自由意志;期间常玉不幸过世,‘教育部’在1968年把常玉的作品交由台北历史博物馆接收保藏,而2012年台北历史博物馆改隶属于‘文化部’”。

  尼安德特人主要生活在12万至3.5万年前的欧亚大陆,通过猛刺长矛近距离捕杀马、驯鹿、野牛和其它对人类缺乏警觉心的大型动物。而与此同时,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早期人类早在50万年前,就已经开始通过投掷长矛狩猎危险动物了。

  山海经插图《虎蛟》,木口木刻,徐龙宝

  但令常锦茂等人气愤的是,台湾地区“教育部”和台北历史博物馆在跟法官的答辩状中,只是宣称常玉是“自愿”将画作捐给台湾当局,却拿不出任何能够证明常玉有上述意思表示的文件或资料,连唯一一份呈给法官的台北历史博物馆内部文件里面仅记载“该批作品如未寄回法国,‘似可移交’由台北历史博物馆保管运用”

  加州大学心理学家、艺术家理查德·科斯教授(Professor Richard Coss)认为,随着非洲动物逐渐习惯智人的狩猎方式,我们的祖先不得不从近距离猛刺长矛、改为远距离投掷长矛。这使得猎人们更擅长在脑海中将真实物体形象化。因此智人演化出了更大的顶叶,即大脑中负责整合视觉输入与运动技能的脑区。这意味着智人可以绘制出表现狩猎场景的图画。由于绘画可锻炼手眼协调能力,这也相当于一种狩猎练习。

  不同于中国传统版画,此次《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运用了西洋“木口木刻”的创作技法,相比木面木刻,“木口木刻”采用梨木等硬木的树干横截面,材质硬度和刀具使用的不同,对艺术家的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法庭上,常家在台友人反问:“从常玉返台前还想走一趟埃及不留遗憾,就可以看出他下定决心返台教画、定居。这样的一位名画家,会在这种情况下抛弃自己辛苦多年创作出来的心血?你觉得合理吗?”

图片 8

图片 9三足乌,徐龙宝

  但当地法院认为,根据中国台湾地区的一些规定,被继承人在台遗产,若由中国大陆人民继承,最多限额200万元,超过部分归中国台湾继承人。法官也表示,考量‘教育部’陈报的画作价值达3亿300万元,超过中国大陆人民继承限额200万元,且这批画作无法分割,显然无法交付。且常玉在当年无法赴台后,在过世前有二年时间都未索讨画作,显然已“默示抛弃”其所有权,因此台湾地区当局已善意且合法占有该批画作。

  尼安德特人的祖先早于现代人类的祖先离开非洲,来到欧亚大陆,并通过猛刺长矛近距离捕杀马、驯鹿、野牛和其它对人类缺乏警觉心的大型动物。

  徐龙宝的木口木刻以坚硬的黄杨木为版基,取其天然的树干横截面形状,以木口木刻特有的刀具锐角刃口所产生的丰富而写实的表现力,在参考中国传统《山海经》图像形式的基础上,突破了木面木刻白描线条的版刻传统,在细密的刀法之下刻画的图像更加写实而生动。他从“五藏山经”“海外经”“海内经”“大荒经”中选取题材,表现了天马、毕方、鹿、九尾狐等异兽;帝江、西王母、女娲、夸父等神灵;以及洪荒玄黄、波谲云诡、天崩地裂、奇峰怪石之类自然奇观。徐龙宝用精细的刀功,镌刻着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梦幻世界,为《山海经》生灵赋予了新面目。

  因此驳回常锦茂请求判台湾地区“教育部”与台北历史博物馆无须返还画作,可上诉。

图片 10

图片 11展览展出“木口木刻”所用黄杨木版基

图片 12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的“相思巴黎——常玉的艺术”展览现场

  尼安德特人的大脑(左)似乎比现代智人大脑(右)更狭长,而后者更偏圆。智人还演化出了更大的顶叶,即大脑中负责整合视觉输入与运动技能的脑区。

  徐汇艺术馆的“中华神境——徐龙宝新镌《山海经》插图展”恰逢元宵佳节,除了提供作品二维码扫描功能,还配以AR技术,使观众仿佛走进展览艺术家讲解作品的真实环境中外,展览还加入了传统元宵猜灯谜等元素,以多种方式展示图画与书籍形态的变化成长关系。

  
      他是漂泊巴黎“孤独的象”

  科斯教授早年曾教过绘画课,借助影像资料研究2.8万至3.2万年前人类在法国南部肖维岩洞中绘制的木炭画笔触和动物雕刻,“由于绘画可提高观察技能,这些绘画也许有助于将狩猎过程概念化、评估猎物专注程度、选择脆弱的身体部位作为袭击目标、以及通过精神仪式增强群体凝聚力等。”科斯写道。

  对此,澎湃新闻采访了上海书画出版社社长王立翔,谈及了《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出版的最初动因及意义。

  常玉(1901-1966),字幼书,生于中国四川顺庆(今南充)一富裕家庭。幼时即跟随书法名家赵熙学习书法,也学习传统中国山水画,而真正开启常玉的日后艺术之路,则是蔡元培先生所提倡的“勤工俭学”计划。1921年,常玉因参与这项计划而前往巴黎,与同时代的徐悲鸿、林风眠和潘玉良等人,成为中国最早期的留法学生之一。

  科斯还指出,绘画技术的进步也许还促进了文化的变革,“与群体成员分享脑海中的景象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尼安德特人可以借助短期记忆、在脑海中想象出之前见过的动物,但无法将脑海中的场景进行有效转化、通过手眼协作绘制成图画。”

  对话|王立翔:《山海经》启动上海书画出版社“插画大师·中国古典名著插画新镌”系列

图片 13 常玉

  尼安德特人擅长艺术的理论仅有少量实例支撑,如直布罗陀戈尔罕岩洞(Gorham’s Cave)中的壁画。(叶子)

  澎湃新闻:此次展览呈现的是一本书和书中作品的原作,做这本《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的最初动因是什么?又是怎么想到以这样一个展览呈现的?

  1921年,常玉抵达巴黎时,巴黎画坛仍是世界一流艺术家聚居之地。当时,除了毕加索、马蒂斯等少数艺术家过着富裕的生活,多数画家都很艰辛,可是他们天生的乐天主义和波西米亚式的生活方式,也给巴黎画坛注入了一股清新之风。

  王立翔:最主要的动因是插画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我们有意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延续这一纸质书籍的传统。中国古代插画源远流长,版刻书业的发达对文化的传播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让不同时代的重要名著得以传承发扬。图书发行推进了社会进步,图书插图丰富了社会生活。不论什么时代,总有爱插图的读者。

  和其他艺术家不同的是,常玉并未进入正规的美术学院受教育,而是在充满了自由氛围的大茅屋艺术学院(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随性地习画,个性潇洒不羁的常玉总在蒙帕拿斯的咖啡厅流连。

  但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插图和图书的关系却开始疏离,产生疏离的原因之一是插图创作需要画家投入很多精力和时间,但经济价值回报可能是不对称。再者,过去画家作品传播方式有限,图书成为了流传的主要方式之一,现在各种传播手段和渠道丰富了,图书插画相比以前就没有那么热门了,特别是面向成人的插画,因此好的插画作品就相对比较少。上海书画出版社是一家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底蕴的专业艺术出版社,我们承担着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书籍插图就是优秀传统之一,用我们的方式继承好这一艺术表现形式,是我们的责任。当然,在今天我们出版图书的插图艺术,需要考虑当下读者阅读、欣赏的变化,同时也要顾及画家创作的可能性,考虑他们的精力投入和时间成本。

  与刻苦学习的徐悲鸿相比,常玉在巴黎的生活可谓丰富多彩,拉小提琴、胡琴,打网球、撞球,登山……白天除在大茅屋画院学画,也在咖啡馆读书和画速写,他将自己完全融入到巴黎市民的日常生活中,在体验中锻炼技艺,在更具国际性的社交层面开拓视野。

  本着文化传承的使命和出版的专业方向,我们策划了“中国古典名著插画新镌”系列,这个系列名称中包含了几个意思:一是对象是古代著名典籍;二是呈现方式是插图,而“新镌”之“镌”是镌刻的意思,用以借用对古代插画工艺的一种敬意,但是绘制手段已不局限于传统的版刻,而可以用上中国画、西方油画水粉画等等各种画法,因为现代印刷条件下都能再现各种绘制的艺术手段;而“新”,是指当今艺术家的原创性新作,蕴含了现代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和对原著的理解。今天展出徐龙宝先生的《山海经》插画,用的是版画,是西洋的“木口木刻”创作方式,与中国的传统版画有关系又有区别,其中嫁接了诸多中国传统元素和技艺手段,并非是对过去的完全模仿。我们希望形态和手段两者之间的关系要处理得当,最终能呈现一批代表当下水平,成为未来经典的插图作品。徐先生的《山海经》是我们走出的重要第一步。

图片 14

图片 15山海经插图《彘身八足神》,木口木刻,徐龙宝

  常玉,牡丹,1921。这也是艺术家现存最早的画作。

  三年前,上海书画出版社和上海图书馆共同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名称是“古代名著的当代插画”,当时我们就提出并号召插画家以自己的艺术方式加入我们,把他们对传统名著的理解,转化成公众喜欢的艺术形式,以反应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要,对象是名作经典。这个系列目前正在推进中,我们也希望明年能有更多插图佳作面世,有更多画家参与其中。

  而今,我们可以在徐志摩的《巴黎的鳞爪》中,一觑常玉在巴黎生活的艳丽往事。

  出版社本身是一个传播平台,是文明、文化传承的介质,在传播思想、文化、知识方面我们负有重要的使命。对画家而言,我们要起到推动原创,采用包括出版、展示、推送衍生品等等方式,来达到更大传播效应。所以今天在徐汇艺术馆的展览,也是我们做好后续工作的手段之一。展览能将原作在一定氛围中呈现,这与书籍阅读的感受是不一样的。读者在阅读之后,往往有对对原作更多的好奇和向往,甚至与画家本人有交流,展览为大家提供这种可能。同时,现在的展览也运用了很多新的手段,从纸质到立体,从现场内到现场外,观众可以更多地获得体验和参与,这大大丰富了艺术作品的传播效应,对《山海经》中所承载的内容,尤其是中华上古先民对世界宇宙观认识,都会产生更多的认知和理解。我们也希望徐龙宝先生用他独特的艺术语言,所阐释的《山海经》,这一具有中国传统文化标志意义的作品,能够走向世界,用插画艺术,来吸引更多的海内外读者,来体味中国文化的魅力。

  “我在巴黎时常去看一个朋友,他是一个画家,住在一条老闻着鱼腥的小街底头一所房子的顶上一个A字形式的尖阁里,光线暗惨的怕人……他照例不过正午不起身,不近天亮不上床的一位先生,下午也不居家,起码总是在上灯的时候他才脱下外褂,露出两条破烂的臂膀,埋身在他那艳丽的垃圾窝里开始他的工作……晚上喝不完的咖啡、详梦的小书……你到巴黎快半个月了……谁说巴黎不是理想的地狱……屋子破算什么?波西民的生活就是这样……你倒是有点羡慕,对不对?……不瞒你说,我学画画原来的动机也就是这点子对人体秘密的好奇……我宁可少吃俭穿,省下几个法郎来多雇几个模特儿……当初罗丹我猜也是与我一样的狼狈,据说他那房子里老是有剥光了的女人,也不为坐样儿,但看她们日常生活‘实际的’多变化的姿态……鲁班师整天不断的画他太太竟许连穿裤子的空儿都没有!……上帝拿着一把颜色往地面上撒,玫瑰、罗兰、石榴、玉簪、剪秋罗,各样都沾到了一种或几种的彩泽,但绝没有一种花包含所有可能的色调……人体美也是这样……回头我给你看我那破床底下有一本宝贝,我这十年血汗辛苦的成绩——千把张的人体临摹,而且十分之九是我在这件破鸡棚里钩下的……我在巴黎苦过这十年,就为前途有一个宏愿:我要张大了我这经过训练的‘淫眼’到东方去发现人体美……”

图片 16天马,徐龙宝

  
      1929年起,波西米亚风格不仅体现在常玉的生活作风上,也深深烙印在他的画作里,并为其引来了艺术创作的第一个高峰——粉色时期。画面淡雅的色调减弱了强烈的对比色彩,却不失野兽派的抒情和表现派的张力。

  澎湃新闻:《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出版后,作品的归属如何?

  裸女画作是常玉早期成名主题之一,在中国历史上,20世纪之前,人体绘画从未成为一种绘画主题。上海美专著名的“裸体模特”事件,也体现了保守者对于这一题材的强烈反对。常玉在巴黎的创作却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风格,多以中国传统书法运笔勾勒,再以铅笔晕染,颇具装饰艺术风格,线条充满韵律感,这种独创性也引起了收藏家关注,在巴黎刮起强劲的“东方风范”。

  王立翔:版画创作带有一定的可复制性,版画原作为作者所有,通常原作者会制作一定数量的纸质版画。本次展览即为徐龙宝先生用不同纸质亲自制作的版画,均极为精美珍贵。为感谢上海图书馆的支持,他特向上图捐赠了一套。

  其时,兄长常俊明去世,常玉在巴黎无忧无虑的享乐生活遭遇转折。幸亏他结识了一些艺术赞助人,与此同时,其创作也逐渐为巴黎艺术界所接受。然而,常玉不羁的个性,加之清高的品格,让他与画商之间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就出版来说,目前我社把绘本列为了近几年要大力突破的方向之一。题材聚焦中国古典名著,绘画再现表现方式上,则尊重画家的所长。现在出版物比较流行的是水粉画等,也有用电脑绘制,色彩多为明快悦目。我们《山海经》此次以纯色(红或黑)的方式表达,是比较特别的。这一方面是木口木刻技艺的原因,一方面我们定位为成人读本。为了让徐龙宝先生这部具有高超艺术水平的插画产生更大影响力,除了在上海书展和今天徐汇艺术馆上的展示之外,我们还将参加2018年法兰克福书展,并参加国际插画奖的评比,我相信,《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必将惊艳法兰克福。

图片 17常玉,椅子上的猫(左),椅子上的北京狗(右),1930年代

图片 18帝二女,徐龙宝

  1950年代初期,中国文化艺术团访问巴黎,既访问了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黄永玉回忆道:“常玉很老了,一个人住在一间很高的楼房的顶楼。一年卖三两张小画,勉强维持着生活。他不认为这叫做苦和艰难,自然也并非快乐,他只是需要这种多年形成的无牵无挂的时光。他自由自在,仅此而已。”

  澎湃新闻:《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之后,上海书画出版社还会有哪些后续出版计划?会选择哪些标准来选择画家?

  艺术生涯晚期,常玉的作品从明亮色调转变到以黑白为主,吴冠中曾这样评价:“进入五六十年代的常玉更钟情于漆黑了,他立足于深黑的底色上勾勒出花卉、虎豹、女裸,如在浅底色上用线勾勒,那线也是用乌黑的铁一般的线,肯定、明确,入木三分,不再是迷梦,是一鞭一条痕的沉痛了。油画颜料色阶丰富,从纯白到漆黑,具备各种细微的音阶,常玉掌握了油彩的性能、西方的造型特征及平面分割的构成规律,但他只选取有限的几种中间色阶来与黑、白唱和,他在色彩中似乎很少谱交响乐而更爱奏悠悠长笛。”

  王立翔:《山海经》是我们“插画大师·中国古典名著插画新镌”系列的第一本,之后我们还有小说、戏剧、诗歌等门类名作的准备。在艺术家的选择上,我们要达到比较高的水准,同时要对原著要有一定理解能力。徐龙宝先生的《山海经》,给我们立了起点,也标识了我们的一些要求。我们书画社强调自身的专业特色和品质要求,也会发挥专业能力,帮助画家共同来理解创作好一个个重要题材。在创作《山海经》的过程中,一方面他徐龙宝先生自己在读原著,同时我们也提供了他很多素材,我们的编辑注重和作者沟通,帮助他一起去理解时代探讨造型,最终创造出了一个既延续传统认识,又有当今时代特征,充满奇幻意境的中华神话世界。作者费时三年,但事实上以自己一生的艺术修养和功力,在完成这部著作。现在的出版过于注重当下效益,但产生精品需要花费时间。我们给作者时间,是为了产生真正能够代表时代水平、能够流传后世的优秀作品。

图片 19常玉,粉莲盆景(花中君子),1940年代

图片 20中华神境——徐龙宝新镌《山海经》插图展,展览现场

  常玉画作的风格受到他幼年学习书法和中国传统水墨的影响,从他画作的线条中,可追索出属于书法运笔的流畅性,带着以“书法入画”的独特意趣,重复利用中国最传统的书写工具——毛笔,一笔一笔画出他眼中的现代裸女。常玉画作中的东方元素并非中国文人画的出世与傲气,而是充满传统中国工艺缤纷的装饰元素。他在画作中大量使用代表招财进宝的金钱纹、寿字纹及盘长纹样,并以黄色配金色烘托出热闹的节庆意象。静物画的题材选择上,常玉也常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象征“高风亮节”、“节节高升”的竹子,或脱俗的“采菊东篱下”的菊,无论在用色、构图及题材方面,皆可看到画家深受中国传统艺术的影响。其他如动物等主题,也以充满现代性的绘画技法表现满溢着浓浓乡愁的“北京马戏”。这种兼融东西美学的表现手法,形成了常玉个人特有的艺术魅力。

  澎湃新闻:1950-1960年代,连环画红极一时,如今的“中国古典名著插画新镌”与连环画有什么异同?

  在常玉去世之前的1964年,他曾应邀前往台湾举办个展,却因护照问题未能成行。因为此次展览而寄达的42幅画作却留在了台湾,成为了本次展览的主轴。

  王立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古代传统插图演化为了一种特殊的表现方式连环画,读者喜欢,盛极一时。当时的画家舞台主要在出版物上,因此有大量画家参与创作。但在连环画的时代,印刷手段局限了表现了连环画的表现手法,所以当时的连环画多为勾线造型。现在的读者肯定已不满足这一形式了,现在看连环画的,多带有一种怀旧情绪。当下,画家的认识和技法手段无比丰富,但创作成本和印制成本都偏高,难以用大篇幅连贯的方式来创作和呈现,因此,我们试图用不连贯但有关系的插画来解决这一问题,即既是独幅创作,内容又有关联度,便于读者较完整地理解原著。

  当时,邀请常玉的四川老乡黄季陆还特意寄了400美元给他作为机票钱,并劝说其定居台湾任教。想必,当时常玉的心情也颇为复杂,他回应道:“从前一个人过的惬意,不需要成家。一个人爱画就画、爱玩就玩,很自在,不觉得孤单。去年冬天因为屋顶玻璃窗破了,漏风雨,我把梯子放在桌子上去糊窗子,不小心摔下来,不省人事,幸好门房听见人梯摔下的声音很大,将我救起送医,那时起我就感到一个人生活的孤单了。”

  此次出版的《山海经》篇章独立,较容易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将来假定说我们做《红楼梦》《水浒传》等文学名著插图,它们的故事是连贯的,但我们不可能创作上百幅作品,那就通过考虑人物造型、故事情节和画面环境的连贯性,来达成插画的整体性。时代在变,画家的创作方式也在变,但插画不能脱离原著本身,插画是为原著服务的,这个宗旨是不能变的。

  1966年,常玉因瓦斯中毒意外在巴黎过世。就在这一年早些时候,常玉曾写信给侄孙常泽清,求寄家乡的“红豆腐”(豆腐乳)到巴黎。

  据悉,常玉在绘制最后一张油画时,仍与好友达昂随时保持着电话联系。

  常:我开始画了一张画……

  达:是什么样的画?

  常:你将会看到!

  达:我现在就过来……

  常:还不到时候。

  达:那要等到几时?

  常:再过几天以后……我先画,然后再简化它……再简化它……

  几天之后,他说:我完成了。那是只极小的象……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奔驰……这就是我……

图片 21常玉,孤独的象,1960年代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番《新镌全本山海经插画》图书的问世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