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虹霖和新

11月11日下午,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在上海文艺会堂举行。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胡劲军,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韩陈青、上海书协顾问钱茂生以及191名书代会代表出席会议。中国书法家协会和海内外共53家兄弟单位发来贺信、贺电。

  王乃勇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刻领会把握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11月7日上午,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书法家协会、国家典籍博物馆主办,中国文联书法艺术中心承办,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中国文学艺术发展专项基金支持的“书写新时代•全国新文艺群体书法作品汇报展”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幕。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屹出席开幕式并讲话。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中国文联办公厅主任邓光辉、中国文联国际部主任董占顺、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兼国家典籍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李虹霖、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秘书长郭希敏、中国书协副主席刘金凯、中国书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潘文海、中国书协副秘书长(挂职)吴占良、中国文联书法艺术中心主任刘恒、中国书法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李有来、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副主席张继等有关部门领导和新文艺群体书家代表、书界同好及社会各界人士200余人参加活动。开幕式由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洪武主持。

大会审议并通过了上海书协主席周志高所作的《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工作报告》,审议并通过了《关于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章程修改的说明》,选举产生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新一届理事会95名,其中常务理事29名。丁申阳当选为上海市书法家协会第七届主席,潘善助当选为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田文惠、李静、张索、张卫东、张伟生、宣家鑫、晁玉奎、徐庆华当选为副主席(以姓氏笔划为序)。聘请周慧珺、周志高为名誉主席;韩天衡为首席顾问;张森、王伟平、张晓明、钱茂生、刘小晴、童衍方、张淳、刘一闻、戴小京、徐正濂、孙慰祖、王国贤为顾问。

  1969年出生

李屹在讲话中指出:“新文艺群体是书法工作者队伍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以其接地气、有活力、有张力的书法作品,为服务人民群众、繁荣艺术市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出了积极探索和重要贡献。”他希望“包括新文艺群体在内的广大书法工作者,切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勇于回答时代课题,聆听时代声音,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用心用情用功书写伟大时代,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希望大家坚守艺术理想,自觉追求创作与修身共进,把个人的艺术追求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展现高远超拔、视野宏阔的艺术境界,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文艺工作者,努力书写新时代文艺发展的绚丽华章。”

会上,胡劲军代表市委宣传部,向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对上海书协和广大书法工作者提出了四点希望:第一,牢记使命、履行职责。第二,以艺为重,书写当代。要牢记创作是中心任务,尊重原创,鼓励创新,努力推出既有扎实传统功力、又具有时代气息和文化涵养的精品力作,重振海派书法创新创造活力。第三,以才为敬,海纳百川。第四,以人为本,团结引领。

  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苏士澍在致辞中讲到:“新文艺群体书法家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人民,在抒发家国情怀、讴歌时代精神、服务人民群众等方面发挥着十分有益的重要作用。希望能积极投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实践,自觉承担时代赋予的责任与使命。”

尤存代表市文联党组向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他指出,书法,是传统文化的瑰宝,是中华文明的基因,是文化自信的本源。传承之,弘扬之,发展之,光华之,是历代仁人志士,也是当代文艺工作者,更是广大的书法艺术工作者功德无量也是责无旁贷的使命。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自觉追求德艺双馨,以德为先。始终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的原则,努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良好的社会形象、文质兼美的优秀作品,书写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上海精神、时代精神,争做时代风气的引领者、践行者。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李虹霖和新文艺群体工作者代表黄君在开幕式上做了发言。

在紧接着召开的第七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上,沈文忠宣布新当选主席、副主席、常务理事名单,尤存代表市文联党组向新当选的主席、副主席、常务理事表示衷心的祝贺,同时对新一届领导班子和常务理事会提出希望。新一届书协主席丁申阳代表新一届理事会向第六届理事会八年来的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致以敬意,表示将团结带领第七届理事会、带领广大书法家开创性开展上海书法工作,大团结、大人才、大融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为更好地繁荣上海的书法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当日上午,“书写新时代•全国新文艺群体书法作品汇报展研讨会”于国家典籍博物馆五层文会堂举行。研讨会邀请相关领导、专家及新闻媒体主编等,围绕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关于新文艺群体的论述及其意义,新文艺群体个体的新时代感受,新文艺群体展览作品分析,上海、北京关于当地新文艺群体的调研等展开研讨,将新文艺群体所呈现的新趋势、新问题、新思想进行梳理和总结,为新文艺群体的发展提供理论和智力支持。研讨会由吴占良主持,刘恒作会议小结。陈洪武出席研讨会,刘金凯做研讨会主题发言。李一、俞海滨、刘永清、徐右冰、郭孟祥、黄添喜、张继、于恩东、张坤山、吴震启、张铜彦等书家学者先后作了专题发言。

  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书写新时代•全国新文艺群体书法作品汇报展”是中国书协以“新文艺群体”的名义举办的首次展览,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本次活动参展人员由各省市书协及相关文化机构和组织遴选推荐,汇集了全国各省市活跃在一线的自由职业书法家128人。展览基本涵盖了新文艺群体书法工作者的创作实践、活动感悟及其艺术观念,展现出新文艺群体书法工作者接地气、人民性、有活力等特点。此次展览活动是中国书协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文艺群体工作系列要求,深刻领会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一次重要实践。

  采访时间:2013年7月4日

出席展览开幕式和研讨会的中国书协理事、学者、书法家有:周祥林、张坤山、于恩东、吴震启、李一、张铜彦、龙开胜、张建才、骆芃芃、胡秋萍、王志安、赵国臣、张维忠、彭利铭、朱培尔、王厚祥、杨军、杨中良、李宴清、潘继坦、邵佩英、郭永琰、连江州、黄君、俞海滨、张瑞田、李瑞涛、方玉杰、牛彤、黄添喜等。出席活动的新文艺群体书法家代表有:刘俊京、刘永清、徐右冰、张卫东、刘成、王厚孝、田中鹤、杜延平、李炳筑、康耀仁、叶满宇、柳勇、张鹏、廖鸿业、贺凌军、于兴成、杨小刚、张平子、秋雨、杨汶千等。

秒速时时彩,  采访地点:河南省新乡市王乃勇工作室

此次展览将持续到11月18日。同时,在中国书协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媒体将推出网络展览。

  记 者:您为什么会选择行草作为您艺术上的追求呢?

  王乃勇:写大草的人,篆隶书、楷书、魏碑书体是基础。一开始我写唐楷、魏碑、隶书、篆书,这实际上都是为我的行草书打基础。我喜欢大草,因为它比较能表达我内心的一种思想、一种情感。

  记 者:您打这个基础打了多少年?

  王乃勇:从1984年开始临帖、创作,这种相对有指导性地或者有规律性地去学书法,到现在应该将近30年了吧,1990年至1995年在企业我因工作原因间断了几年。

  记 者:我知道写大草的人一般都是内心特别丰富、特别特立独行的。那跟您的工作会有一些冲突吗?工作一定要求是严谨的,但是写大草就可以把您内心的这种不羁都释放出来?

  王乃勇:实际上工作、学习,包括创作上的要求是一样的。写大草,没有法度的要求那肯定不行。你临习古人,你就要很严肃地去对待。真正到创作时间,你心态应该是很放松的,既不能脱离了法度,又不能被束缚了手脚,应做到感情与技法的自然流露,如苏东坡所讲的“有意与无意之间”。学古而不泥古,尚情而不纵情,这样子最好。

  记 者:书写过程中如何处理“临”与“创”?

  王乃勇:法度这东西包括临帖、创作,还是要不断地临帖、不断地充实自己,它是一个辩证的关系,就是不断地吸收,不断地释放。如果你吸收的东西不够多,那你的作品肯定会变化不多,内涵不够。我的观点就是“在不断的否定当中来肯定自我、补充自我、完善自我”,使自己的作品在不同的时期呈现不同的面貌,这样我觉得对自己也是一个挑战。这里面弯路肯定都会走的。比方说2009年左右,兰亭奖在咱们河南平顶山举办,因为在2007年、2008年我一直获奖,到2009年的时候有老师提醒我说应该调整一下。但那时受时风的影响、流行东西的影响,没有及时做出调整,所以说2009年成绩不好,只是获得一个提名奖。2010年我开始反思,调整思路,还是以怀素、张旭他们为基础,保留宋代人的比如像黄庭坚空间构造的一些东西,再加上自己写篆隶的一种追求,反正就是适合自己的实行拿来主义。注重线质,掺入一些碑刻的技法,从线质到结体到整体章法上,加上用墨或者用水的一些方式处理,形成自己的东西。

  记 者:也就是说您书风真正的稳定和形成是在2010年以后吧?

  王乃勇:转“二王”的时候应该是在2005年到2006年,因为这之前我全部写的是明清的。我把张瑞图的章草和今草跟王羲之的《十七帖》对比,觉得中间实际上有章草的结体,就是有这种技法来搭着桥过渡到王羲之这一路。真正往“二王”转应该是在2006年的首届行书展获奖后。

  记 者:您反思一年,您得到的结论是什么?

  王乃勇:2011年十届国展获奖,证明了我当时的那个思路是对的。包括今年的创作,我都在思考。以前那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在调整,很可能你现在要把前期每个阶段串到一块儿后,来一个阶段性的或者比较大的调整。

  记 者:那您希望调整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是梳理自己的心态呢,还是技法、境界?

  王乃勇:从技法到书写心态都开始有一个取舍。你比如说技法,以前好的或者是坏的或者是适合自己的,或者是自己没有吸收到的古人那些东西,还是要有一个整合。因为什么呢?书法最终是一个线质和线形的问题,就是线条的质量和线条的形状,包括结体、结字、用笔方法这类的问题,你最终要归结到这上面。

  记 者:但是我认为书法绝对不是说简单地一种叠加或者堆积,就是说把谁的线条拿过来,把谁的结构拿过来就成了。您如何理解?

  王乃勇:实际上书法分字内功、字外功,刚才咱们所说的技法、线形这些东西都还属于书法本体内的字内功,真正书法本体外的或者字外的这些功夫,就看你每个人的感悟了。现在书坛上有些人昙花一现。一两次展览你可能成了中国书协会员,可以成书法家;一两次获奖,你可能在全国出名,但是你入一次展跟入十次展,你获一次奖跟你获三五次、十次八次又能说明什么呢?追求的高度现在还不能确定,目标只能说是分阶段性的。艺无止境,只要是好的实行拿来主义。就是说在学习古人当中你进入有多深,你以后的路走得就会有多远。

  记 者:您现在的目标是什么?

  王乃勇:我现在首要的就是赶快调整自己的心态。把前一段自己写的东西通过与朋友商讨也好或者找老师们请教也好,给自己一个梳理调整的过程,开始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该写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因为我现在单位的工作特别忙,如何把自己临帖、创作时间和工作时间合理安排开,也是亟需解决的。

  记 者:我知道写大草是需要用那种激情去推进的,您书写的时候内心有一种节奏吗?

  王乃勇:是的,内心是有节奏的,你写大草表现的是你的一种激情,情绪的宣泄也好、情感的流露也好,说白了就是你自己在写自己。

  记 者:您说您的大草代表了您,其实是写的您自己,写您自己内心这种追求和情绪?

  王乃勇:追求完美的人是很累的。我现在想做的就是留一点遗憾或者留一点残缺,残缺也是一种美。

  记 者:我知道您的事业很成功,但是为什么还不放弃书法呢?

  王乃勇:书法是不可能放弃的,包括我们公司现在这些事情也好,公司的职位也好,我认为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公司给了我这个机会、给了我这个位置,实际上我把它定义为我人生当中的一种经历、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对自己人生阅历的提高,最终还不会影响我的书法。

  记 者: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书法才是您一生的追求?

  王乃勇:可以这样说。

  记 者:请您讲一下在书法创作中的体会。

  王乃勇:书法带给我的是快乐。这种快乐是在书写过程中,毛笔跟水、墨的这种交融,还有毛笔跟宣纸摩擦当中的一种快感,这是真正写字的人、写草书的人才会有这种体会、这种快感。它不是说是一种慰藉,慰藉可能很多,名誉是一种慰藉、收入是一种慰藉,大家的表扬、赞誉也是一种慰藉,真正书法本体带给你的快感、舒服是在这里,是在黑白当中的,这是我个人的体会。这应该是我内心的流露。

  记 者:您对书法展厅中装饰性作品如何理解?

  王乃勇:你这样做的时候,你的书写性就减弱了。一块儿一块儿地去拼接,这块不行了可以再写一块补进去。但是你一张白纸写成黑的,如果把章法、节奏、墨色全都表现出来,有时候是很困难的。你说这笔不行了、这个字不行了或者局部不行了,你肯定得重写。以前古人写字很少还有盖印章的,盖印章应该是明清以后的东西,以前古人写字它应该全部是黑与白之间的,就是墨和纸嘛,后来出现刻帖那是为了流传。所以真正的用印章应该是明清以来才有的,现在咱可以叫黑白红三色,以前应该都是两色。真正把黑白之间的这种乐趣弄完美了,你的思想情感在书法表现这块应该就是很完美了。

  记 者:您说您是参展中出来的书家,曾经也是天天车轮滚滚、南征北战吧?

  王乃勇:我们这代年轻人不是院校培养出来,我自己老说我们都是“游击队”、“土八路”。自己业余的嘛,都靠展览来培养我们,我们同时也靠展览来进步,每次投稿都是一个进步。再一个就是说通过展览,我们能获奖,能把自己的知名度提高,所以说在早几年或者年轻的时候,不停地在这种展览当中奋斗。在我们车轮滚滚、南征北战的时候,自己有体会也有老师们跟我们沟通,说必要的展览是要投的,但是不能让展览绊住自己。你对自己学书这条路要有一个规划,就是一个阶段也好、两个阶段也好、相对长期也好,展览来了你就把你这个阶段总结性地写一张、两张投过去,入展也好、获奖也好,算结束了,它什么结果你不要特别在意。这句话说着容易做着很难,其实都很在意。入展和获奖对每一个青年书家或者刚学书法的也好,或者一个成熟的书法家也好,每一次入展、每一次获奖都是对他的检验。就看自己怎么把握了,真正能够把握到走自己的书法创作主线,展览来了就当做一次活动,投出一两张,当做对某个阶段的总结,这样是最好的。

  记 者:写大草是不是需要很张扬的?

  王乃勇:不是,线质所表现的是一种含蓄的、流露的东西,它需要张扬,但是线条的那种凝炼表现出来也不都是张扬的,具有不同的风格,会显得你线条上更成熟一些。

  记 者:也许几年以后,您的书法表现出来的特征就是那种表面上看着波澜不惊,但是内在是汹涌澎湃的。

  王乃勇:对,我自己是这种想法。你比如说外在表现得很不成熟,也不舒服,让大家看着你这个人很不内敛,但是你线条表现内敛的话,真正线质上书写还是有内在的一种激情或者是一种情态的。

  记 者:最后再问您一个技法方面的问题。很多评论家对您书法技法评论说,您的高明之处是抓住了书法用笔的“涩势”,“涩势”指的是什么呢?

  王乃勇:“涩势”就是逆入涩行,就是毛笔的行进方向跟笔杆的倾倒方向是相反的。它有一种力往前冲的时候的一种抵触,就是毛笔和纸摩擦的这种感觉。

  记 者:这是您的特点,对吗?

  王乃勇:也不能说是我的特点,古人就有吧,我只是把它用在我的行草书中,为了尽可能地提高线质的高古。我曾经早几年说过碑和帖怎么来融合,也有老师批评我了,说这个东西不可能,历代多少大家也有否定的,也有尝试的,好像都做不了。但是我觉得我有一个想法,从线条这一块先做一下,就是把它那种理论上的东西、理念上的东西先给它结合到一块儿,因为碑刻刻的时候那种斑驳、凝重的感觉,利用毛笔在纸上这种夹角度表现出来,这是一种尝试,不单是一种经验,试着在碑与帖之间探索点什么。

  记 者:其实每个书家都应该有自己这样的东西?

  王乃勇:是的,每个书家都该有自己的思想。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  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李虹霖和新

相关阅读